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小鸭子  

2006-05-21 07:47:15|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妈妈在路上捡了一只小公鸭,拿回家,可把我高兴坏了。不管别的事,只和小鸭子玩。这小鸭子毛绒绒的,迷着眼,走起来一叉一叉的,怪不好看的。但我依旧喜欢它,它呀呀的说,不知说的哪国语。反正,我是听不懂。
  正好,今天,我的语文作业可以不写,正可借机会为小鸭子做点什么。
  刚写完作业,就想,要不给它做一个豪华的房子,但条件有限,先做一个小的,别看它小,做起来挺费事的,但我最终还是把它做好了,很漂亮,我把它放到了盛小鸭子的箱子中……
  这是我儿子的日记原文。
  儿子对小动物有种特别的癖好,大凡无毒的,都可以捉之来玩。小时候,也曾拿蛤蟆将大人吓的老远,甚至有个女同事还找到我,云小儿拿蛤蟆吓她。后来,他入三年级时,在他的坚持下,我正式养了一只小猫。原因是我也喜欢这只小猫,小猫是父亲家的纯白色老猫产下的。老猫一胎产下三只纯白小猫,两只雌性,一只雄性,爬在果筐边上,煞是迷人,水灵、机警。小公猫早就让人要定了,于是有一只小雌猫成了我家中的一员了。刚来时,它行动尚蹒跚,吃奶粉,半个月后,它就身手敏捷了。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个筋斗跳到坑上、床上,将床单印上些许梅花印痕,并因此惹恼女主人而不情愿、不明白的承受了惩罚,结果是再也不敢跳到桌上、床上了。它的窝居也被移动到院子里,但吃饭还是到家里来。
  最为惬意的时刻是夏天晚学后,时间尚早,于是小猫在前探路,我们一起散步。偶而遇到它的同类,小猫就撇开我们去找它们玩耍,上树、上房、嬉戏、示威、打架。当天色暗下来,我们回去时,它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继续在前领路。
  有一天,小猫突然食欲不振,牵起了大家的心。在持续三顿后,儿子命令我带它去看医生。我把小猫放在篮子内,骑车与儿子一起去给小猫看兽医——结果是猫得了流行性肠胃炎。兽医给打了一针后,把小猫带了回来。经过三天的治疗,小猫开始精神萎靡,迷着眼蹲在它的窝居中不再活动,我们也不再给他灌药打针了——不想再让它痛苦。更主要的是医生说没法子了,“猫,满大街都是,随便捡一只就是了,何苦还用花五六十元为它治病?”儿子与我都很不愿听,但现实总得接受。不知是医生手段不佳,抑或没认真治疗,还是小猫的劫数所置,第四天早上,我们象以往一样到草棚小猫的窝居中寻找“奇迹”,小猫却不见了踪影——它能跑了?莫非真的奇迹发生,它能跑到哪儿?各种想法的冲撞中,那天我们找到天黑,终于在秋天的一个沟渠下发现了僵硬的小猫。儿子哭了,我与妻子也心悸不已。
  小猫的冢穴是经过我们三人的勘测,找到的风水好的一块地方,就是学校西边的一片松林,让它守着一株大树,陪葬的东西是一捆小猫爱吃的火腿肠。此后,若干时间内,路过那里,我们都期望着小猫突然能够幻现出来。而有一天,儿子突然说:爸,我看见一只小白猫了!莫不是真的有只小白猫出现了,不知是不是我家曾经的那只?
  小猫一事,使我们遭受了不短时间的情感波折。内疚?怜悯?爱护?因而,我宣布,以后再也不许养小动物了。后来,也曾看到了我母亲家又一窝小猫出生了,但我终究没再答应。
  三年过去了,时间抚平了受伤的记忆。于几天前,儿子中午突然兴奋的打来一个电话。
  “爸,你听,这是什么叫?”
  “手机铃声吧。”
  “你再仔细听听。”
  “还是铃声吧。”
  “我妈捡到一只小鸭子,拿回家来了!”
  我在将信将疑中放下了电话。晚上,一开门,即刻听到了“加加”的小小鸭子叫声。
  “我准备明天再去买一只,就五角钱。”儿子企盼的口气问我。
  “嗯。”
  “养几天后,送你奶奶。”妻子在旁,“我们住楼房没法养它。”
  小鸭子还在加加的叫,儿子解释说:一有人来,它就叫,找你玩,没有人了,它就不叫了。
  “你们喂它了吗?”我担心儿子给它“巧克力”吃。
  小鸭子加加的叫到我们休息。第二天早上起来,儿子早早的上学了,我最后走。打开小鸭子的窝——一苹果箱子,小鸭子没昨天的叫声了,我忙再为它添点水,也无济于事,半小时后,我把苹果箱子移出了儿子的房间。
  中午带着儿子在外吃饭,还有他的班主任老师——我的曾经的同事。吃完饭后,已近上课时间了,儿子跟着他班主任和她的小女孩一起走了。我回家,妻子问我:“小鸭子呢?”“可能寂寞,死掉了。”“怎么可能?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她不大相信,“真的吗?儿子会很伤心的。”她怕孩子为此而如过去般的伤感。
  下班后,我在画室写字,儿子打来电话:“你说我现在干什么?今天周五。”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那我玩会电脑。”儿子得到许可后兴奋的说,“爸,小鸭子送给俺爷了。”
  “小鸭子死了”我没反应过来,顺口说道,继而改口,“噢,我回家没看见小鸭子,你问问你妈吧。”
  我出了一身汗,还好,在我迅捷的反应后,儿子还是相信了,“爸,我妈说我爷下午来了,拿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