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铁凝、贾平凹到底谁错了  

2007-12-26 00:29:19|  分类: 艺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文字学习笔记之二

   前段时间贾平凹先生主编的《美文》一书刊载了铁凝女士的主席题词:风华正茂。茂字因下边一“戊”写成了一“戍”而引起网络哗然,贾先生以书法家的身份自诩试图解析曰:多一点少一点在书法家手下皆可。又引起了一阵风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之错呢?

  铁凝女士的书,我以前没有认真的读过,现在仍是这样,可能是最初的《哦,香雪》进入了我的记忆库。贾平凹先生十几年前出的本《贾平凹散文》我曾读过,那时觉得颇有可读性,后来出版了《废都》,我看了有三分之一就扔掉了,至今还尘卧在我的书柜里,那时我尚年轻,对描写的裸露情节应该是能喜欢看的,但即使这样,我却就是没读完,终不知书到底说了些什么东西,到今天也没能再读下去,以至成了别人说我是藏书家的把柄了。后来,先生也玩起了毛笔,意识中始不以为然。

  在我的阅读习惯中,不喜欢那些没有多少份量的故事,也不喜欢行文组词不具鲜美的字句,但想读好书也非容易。因而,我所锁定的作家是那些有着鲜明个性色彩的、富有能量的书。毕淑敏的书店里很多,我只读了她的一篇散文,觉得满身老娘们气浪费了我的时间就不读了。路遥的“高加林”电影当初把我吸引住了,N年后,我读了他的《平凡世界》,觉得亦是一瓢凉水,认为给我儿子读合适,因为那种生活在我只是昨天,并无新意。

  我的浅薄正是如此。只因作家比书法家还多,书籍把这个世界塞满了,但想找本好书真难。而做为一个阅读者,完全有权利选择喜欢与不喜欢。

  作家中真正的书法高手不少,书法家中文学高手也不少。那遥远的陆机,既是一文赋高手又几同书法鼻祖,《平复帖》一帖千年,无人可鼎,东坡《黄州寒食诗帖》遂锁定他的千古才气,黄鲁直一笔狂草狂绝古今,远远的遮掩了他“江西诗派”鼻祖之位。近而陈独秀、鲁迅小稿一纸鸿儒倾服,冰心女士一张“寻猫启事”也顷而纷飞,臧克家诗写得不强而书法倒是清静雅致。他们是书法家还是文学家?文学担负着革命,书法抒发着性情,还是文学家品位高。

  贾平凹先生写书还是有市场的,但以书法行世则未必,其字是典型的油头粉面奶油小生姿态,不足以语深沉。以此来平仄书法,恐为不妥。

  到底书法家手下能否任意为字多少一笔皆可,如平日俗说中“书家笔下无错字”解呢?“书家笔下无错字”其正解就是书家笔下无错字。自古延伸过来的汉字,会出现许多异体字,异体字来源于公文简牍方便之写,约而俗之,即成新规。这种规矩非是书法家立的,是民间长期自然书写形成的。书法家只不过能够比市井书写者多记几个异体字而已。何敢自造规矩,自己咯吱自己笑,那不是书法家。向前古人所书的摩崖、墓志、碑文,许多写手并不入史,多属自然书写,尽可不以为训。但若是都将一字俗写,那就是规矩,就是典范。甲骨文——金文——篆简隶楷行草,各种字体如何产生的,多是民间俗写已久,即成一种新的样式,多与个人官府无关。当今官府简化文字,没有进入书法。“酒、洒”二字,形近意远,倘依中国文字造字潜规则则意当近。“洒”繁体为“灑”,与“酒”何干?简化的实为不当。在简化这批汉字过程中,有一种方法是取其繁体字的草书写法,如“書”写为“书”即是,“灑”历史上也没“洒”这么个写法,不为俗成,不入行规,谬。

  铁凝、贾平凹到底谁错了 - 也耕 - Calligraphy

 

  “茂”字,许慎解为:草丰盛,从艸,戊声。历代各家未有训之为“戍声”者,而其真正的本义未可得知。因而我们宜从其下部之“戊”字来研讨。汉字中,“戊、戉、戌、戍、成、咸、戎、或、伐、戚”等皆与“戈”有关,其中“戊、戉、戍”初形皆为一“①”, 就是一斧子或兵器,而“戚”合理的形体解释亦一斧子形“②”,同于“戉”。“戎”形为“⑤”,有释为“一戈一盾(甲)”,为兵之义。“咸”与“成”本一字,形为“④”,戈之于口,杀。“或”形为“③”,戈守四方城疆之义。值得我们关注的是“戍、伐”二字,图⑥⑦,人扛戈而立为守卫,戈击人颈为伐戮;二字结构几同。“戊”字只是一斧子而已,义完全与“戍”相背,但“戌”字却与“戊”字是一字。

  由此可见,铁女士加上点的“茂”字若是下边“戊”字中多那一“点”解释为“横”则为“戌”亦即“戊”,应是可行,若解作“点”,则为“戍”,谬之千里也。

  看来,只有问铁女士了。

耿仁坚/20071226草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