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2007-12-07 13:35:12|  分类: 历代书家纵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耿仁坚

 
 张旭(675-759),字伯高,吴郡(今江苏苏州)人,唐代书法家,官至金吾长史,世称张长史,嗜酒,善楷隶,尤工草书。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有时以头濡墨而书,人呼之为张颠。当时,裴旻舞剑、吴道子画与张旭草书为三绝。传世作品有《古诗四帖》墨迹,刻帖《李清莲序》,楷书《郎官石记》等。
 
 
  二十世纪的西方绘画——尤其是抽象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画派的现象与本质,可证明这样一个命题是真的:没有中国的狂草,西方的“抽象画”就不会如此的先锋!狂草的始作甬者是后汉的张芝,第一个冲上巅峰的则是单枪匹马的唐代张旭。
  把法国超现实主义画家安得列·马松作于一九五五年的《中国的演员》及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大师弗兰兹·克兰五十年代的作品《马荷宁》,同张旭的《古诗四帖》作一形式上的比较,其结果令人惊异:缠绵奔腾的线条在自由的进行时空分割,关于内容也许无从知晓,关于情感则千言万语。无可质疑的一点就是──你在被感动,被呼唤,无论因为什么。《古诗四帖》却并非如此简单,线条的审美趣味性(体积及变化等)、作品色调的微妙变化及作品节奏感绝非夷人可及。抛开民族的文化背景和具体的文词情感优势,也可以说:张旭,西方二十世纪抽象表现主义顶尖大师。
  如果对张旭的作品还以具象,则张旭被国人奉为“草圣”。
  在《古诗四帖》中,线条的主调是以圆而厚显其质的。圆致广大,厚寓雄伟,方类浅薄。摄圆厚而弃方扁,正显示了那雄伟、激进的盛唐气象。因而,在运笔上,就有了其特有的情调:泯灭古法的提按顿挫,而施以绞转;用笔力度变化悬殊,重笔以显体积,轻笔以示流转;用运笔的疾涩之变来调整线条、色彩节奏,疾笔肇以劲健,涩笔蕴溢质朴,疾显亮丽,涩显暗淡;偶尔一显的侧锋、偏锋,使略有单调的中锋运笔充满异趣,令人不可端倪。通篇狂舞的线条本已使个体无“形”可言。然而,细细审读,字字皆合“草法”——但有如毕加索的人体画:为表达情感,位置、比例改变了的解剖规律。在对“草法”变形的基础上,把大小不等的几个字分别当成“字根”来组合成“字”,构成一列奇特的空间,行间距的有意删除,使通篇奔腾的线条凝集成了一个整体。
  这诸多因素的合而一统,造就了张旭的笔走龙蛇:
  ——“旭之书,变动如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           (韩愈)。
  ——楚人尽道张某奇,心藏风云世莫知。三吴郡伯皆顾盼,四海雄侠争追随。 (李白)
  亘古未有的昌盛气象,孕育出了有唐以来的诸多书法大家,他们于古法有破有立,但象张旭这样的想象力,能大破大立,世所罕见,因而他的成功可谓最具神话色彩。传说,他见到担夫争道,闻听鼓吹而悟得笔法笔意,观看公孙大娘舞剑而悟得草书章法之神妙。他善察自然万物之变,并能“可喜可愕,一寓于书”(韩愈《送高闲上人序》)。无独有偶,持此感受者似乎代不乏人:黄庭坚见荡桨知笔法,僧释怀素观夏云得草书三昧。对此现象,当代书法理论家邱振中先生在《书法的形态阐释》一书中,做了深刻的剖析,始解开了神秘的面纱:书法之理肇通自然。
  张旭不但重视取法自然万象,更重视创作的“激情状态”。西方现代派的画家们,以水桶、扫帚及身涂颜料作画,已令人叹为观止。张旭的以头濡墨,狂奔吼叫来作书,也让人真正品味到了“中国式”的狂颠。据说,张旭每每做书,辄先大饮至醉,醉而狂走乱奔,笔飞龙蛇,气象万千。醉而能诗,醉而能舞,醉而能战,醉而干尽坏事,……地地道道的“中国功夫”,张旭则是醉而能书,其创作心态令人望尘莫及。笔者亦曾染此创作心法,却不幸的是:污墨洒满衣裳,佳作不见一幅。
  与《古诗四帖》的醉态可掬相比,张旭之另一幅狂草《李青莲序》,气象却迥异于此:狂舞的线条按预先谋划的秩序出现,通篇显示出一种有节律的韵致。不知是因为拓本难以窥到笔墨奇变,还是因为李白的清雅、潇逸,甚或因为长史官小无钱买酒而写此清韵之作?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更令人遗憾的是:以张旭之颠竟终生未曾试用散锋,以更显其苍茫、率意。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 也耕 - Calligraphy

张旭《古诗四帖》

释文:

东明九芝盖,北烛五云车。飘飖入倒景,出没上烟霞。春泉下玉霤,青鸟向金华。汉帝看桃核,齐侯问棘(原诗为枣)花。应逐上元酒,同来访蔡家。

北阙临丹水,南宫生绛云。龙泥印玉简(原诗为策),大火练真文。上元风雨散,中天哥(原诗为歌)吹分。虚(原诗为灵)驾千寻上,空香万里闻。

谢灵运王子晋赞
淑质非不丽,难之以万年。储宫非不贵,岂若上登天。王子复清旷,区中实譁嚣。喧既见浮丘公,与尔共纷繙(翻)。

岩下一老公四五少年赞
衡山采药人,路迷粮亦绝。过息岩下坐,正见相对说。一老四五少,仙隐不别可?其书非世教,其人必贤哲。

 

张旭《古诗四帖》局部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 也耕 - Calligraphy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 也耕 - Calligraphy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 也耕 - Calligraphy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 也耕 - Calligraphy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 也耕 - Calligraphy

 

 长史醉舞绘《四帖》[历代书法家纵论11] - 也耕 - Calligraphy

  评论这张
 
阅读(67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