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窗外  

2007-10-26 22:50:44|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斗室之外是一片弥望无际的秋野。葱绿的那一片是果园,红红的果实露出枝头,如小儿额头点染的吉祥红痣;色彩斑斓如《向日葵》的那一片则是成熟的红高粱,在北风的吹拂下,更显优雅。而银杏小苗经秋风的晕染,它的叶子便呈现出以黄色为基调的很宽的色域,令人难以状摹,苗间是很高的蔓草,已结籽枯结成一层灰褐如大地的色调,偶而尚有新鲜其间者,是一些农家间种的秋菜豆叶蔓。更多的是大片裸露的土地,农家收获后剩下的花生蔓堆砌着。

远处的山很蓝,平缓的毗连着,一如夏日少妇之风韵,静谧而似又温情欲语。一些高的树在田野中一字排开,织出一条路来,不多的车辆时而东西横亘而去,晃如在宁静的湖面游弋过的几尾小鱼,点滴的车鸣也随几层波粼一会儿远逝。循路右顾,一排排的尚未完工钢筋混凝土的庞然大物,被丝网包裹着,有几处奋力挣脱后,张大着大大小小的嘴巴,向着田野,贪婪的吸吮着。可以想见,不久,这里的宁静将被它完全吃掉,而代之以芜杂的人群、集市。

雨来的时候,山野烟云弥漫,远眺近观皆是水云连天,几株尚有点光亮的是凌空架设的高压线杆,象是海上的几尾桅杆,正冒着风雨破浪前进,摇曳有姿。窗户是不敢开的,一开,雨水就海水般的鱼贯而入,溅湿了衣裳。即如此,依然可以听到雨水的声音,触摸到大地跳跃起浪花的雄姿。我这一扇轩窗,把世界分成两瓣,一边是风雨,一边是闲雅。风止雨歇的时候,阳光高高竖起,田野一片清新,望去,让人垂涎欲滴,真想一脚踏下去,弄一身泥浆而后快。车辆又奔腾起来,尴尬的禾稼又恢复了往日的优雅姿态,似乎从未发生过什么,雨中的媚姿早已消逝殆尽了。

更多的是晴朗的天空,棉棉的云朵卷舒自如,碧蓝的苍穹澄澈透明。看久了时,总想看到小时候的飞机拉线,轰隆隆的响声之后是几条由细渐宽的童话般的白色绸带,风筝一样的有姿有味。风掠过田野,吹来一阵阵草香,透过这熟悉味道,甚至可以看到几只蚂蚱纵横于禾稼草蔓中的或笨拙或敏捷的姿态,以及蚂蚱背后那些或苦或甜承载着童年与梦想的故事。

偶尔,窗户下一位推着禾稼的MM,悠然走过,她穿着一袭的牛仔装,一派戎装少女的气质。这使我想起小时候那个叫红娜的女孩。每当,电影队到村里来放电影的时候,她都会替我占好场子。凛冽的北风敲打着她那露着棉絮的花袄,她兀自坐在人迹星稀的大队院里--占场,而当我来看电影时,她都特别高兴。那时,我们才五年级。

推着禾稼的MM走过去了,把一串遐想留了下来。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一只小鸟从眼前飞过,它那自由自在的飞翔样式,让我钦羡不已。走出斗室,远行,将记忆尘封,不再囿于“三点一线”的生活。这一念头猛然间又跳将出来,这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啊?尽管人生起止有数,但它还是不请自到,盘旋于我的空间。

钟声如箫,穿破瘴云牧野,挤进斗室,将墙上的灰网轻轻的振动起来。

 

耿仁坚/20071026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