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2008-12-21 01:07:57|  分类: 艺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关于《历代书法家纵论》的一点说明

 

这是我青春岁月的一部评论文集,它从书法一隅出发,探讨艺术与哲学与生活的相通性,解构经典,重释传统,以期获得一种新的奔赴契机。

真正的艺术本无庙堂与江湖之分,但却有经典的传承性与时代的表现性,问题是你如何站在时代的烙印上传承经典,让当前的语境成为未来所应遵循经典的一环。即关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思辨。

在此过程的表述中,它将以强烈的思想性来俘虏你既有的艺术理念,从而关乎你的生活、影响你的思维、改变你的生活。

思想的光芒是具永恒性的,而语言的美丽则是视觉性的。让文字语言的表述本身充满美感,是文章具可读性的根本。克服山野村妇式的平面叙述,崇尚影视般的文字立体化叙述效应,亦是此书的重笔。这也是N年来,我用来弥补自己口头表达随意性障碍的个性之处,它将呈现给你一个鲜艳的语词传达之尤物。

时光不再,天竟无情。这本文集中的文章多是我八年前蜗居陋舍青灯之作。每每想来,心有余悸。隆冬时分,猛烈的北风挟着沙粒捶打着窗棂,小屋墙壁结上了一层霜凌,每于夜里一两点钟方才熄灯,第二天依然早起上班。然而,它记录了我青春时代那些新艳的思想,磐石般的印证了我坚实的个性存在。而今,它逐渐从我的笔下变成可触摸的具象,并继续做为我的航灯。

这当然是一本好书!它能化浅薄为深沉,变平俗为高雅,并将根植于你的生活之中。

 

耿仁坚 2008.12.20

 

  二、《历代书法家纵论》——后记

 

从写字到书法,是我历经了十几年的努力才完成的,从书法到写字,则是目前乃至将来我的方向与目标。

这本小书中谈到的就是关于过去与现在、写字与书法的一些问题。

“唐诗”之前无“唐诗”,“宋词”之后无“宋词”。中国书法,在其滥觞时期,是形而上的,在其走入深宫大院之后,便是形而下的了。关于境界关于道义,总是以秘笈的形式藏于作品之中,而形诸文字的则玄而又玄,即便简单的器质性技术问题。我想要说的,就是你骨子里流的永远是传统的血,问题的关键是你如何摆脱传统。

关于写字与书法,也就是境界的问题。我们喜欢一尘不染的顽童的随笔涂抹,尽管它所表达的情感单一,不足以满足人们复杂的情感需求与体验,但真率、自然、朴质,足以令人彻悟。因而,就不难理解“楼兰残纸”的伟大,或更远的草创文字的奇丽。我们需要过程,过程就是摆脱尘染,返回本真,寻找书法的书写状态,找到情感的载体。

一切艺术没有发展可言。或更准确地说,在一种艺术达到高度之后,没有发展可言。如果你探索到生命的本真,就是齐古人,而难能奢谈超越。摩尔的雕塑与数千年前的四川“三星堆”塑像顶多打个平手,古埃及的“彩陶女神”散发出浓郁的现代气息。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鲁公的《祭侄文稿》、抑或杨凝式的《韭花帖》是与“楼兰”与原始山民的刻划文字一起永恒的。

  这部集子中的谈到的一些观念,是我学书近20年的心得体会与心情总结。其中东拉西扯,说三道四,纯粹是自己的感想、自己的看法,不拘泥于常规,不囿于成见,甚至迥异于历史教科书的定论,至于对与错,留待时间来做评判,或许再过10年我的观点会不同。

具体到集子中的文章,写作时没有前后顺序,多是借助于个案而阐发的我对艺术的感悟与思考。亦未曾想能结集,故写作时散漫、轻松,且多着眼于纯艺术的层面上论人论事,又因环境与资料的限制而不作考古式的方法写作。大部分文章在98春到99年底完成,有的书家未写,如清何绍基,他是了不起的,但他的碑帖结合及拂之不去的书卷气我在其它文章中已谈过,不再赘述。

这次结集的文章是曾经发表于《青少年书法报》、《书法导报》等的文章汇总。感谢感谢催生了这些文章的何昌贵、杜大伟、唐燎原、于丽君编辑,感谢在艺术上给予我支持的刘懿、杨林先生,还有众多在我从艺过程中给予我各种帮助的同乡、朋友、师长。

 

耿仁坚   2002.10.9记 / 2008.3.10改 

 

 

 

三、《历代书法家纵论》——序言

 

仁坚是我的同乡,又是书道中人。初读他的书法评论文章,顿觉新鲜之风扑面,既有指点江山的才气,又有无畏的精神。仁坚是从乡村走出来的,他毕业于师范学校,现仍在家乡中学教书。在我们那闭塞的小山村里,能走出这样一个人,我于钦羡中感到自豪。

仁坚从1984年开始接触书法,遍临名家,碑帖兼习。几经转变,渐具自家面目。他的字拙中见奇,朴中蕴情,暗隐着不凡气概。在习书的同时,他又从事书法理论研究。1999年撰写出了近百篇“历代书法纵论”系列文章,先后见诸于《青少年书法报》《书法导报》《威海日报》等报章。这些文章,评点古今历代书家人物,从秦李斯径至当代林散之,时间跨度长达2300年。被他评点的书家中有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文学家、平民和僧侣。文章全面展现了他们的书法艺术风采和艺术短长。虽然谈不上是一部书法史,但已勾勒出国粹书法的发展框架脉络,描绘出真草隶篆的衍生演变过程,及各种书体顶尖人物艺术巅峰的瑰丽风光。无论是初学书者,还是在书法艺术天地深研的跋涉者,读之都将大受裨益。现在,这些散见于各报刊的文章,结集为《历代书法家纵论》一书,更给读者提供了集中阅读它们的便利条件。

这是一本富有个性的书,大致有如下特点:

一是品评惊世骇俗。仁坚之书评,锋芒逼人,无视定论,想啥说啥,一锛一斧,酣畅淋漓,绝不患那哼哼哈哈的“牙疾”。他之所以敢于如此“放肆”,其一是学与识使然。仁坚博览群书,富有真知灼见,不肯附庸他人之说。如对书之亚圣颜柳正楷的历史地位从根本上予以动摇;认为板桥郑燮的“六分半”体不伦不类等等。对另一些人则给予坚定的肯定,谓李斯小篆的地位类于“兵马俑”、“金字塔”,汉字从此建立了秩序感、法度感。钟元常是正楷的开创者,是古质今势的“活化石”。王羲之去朴归华,书法由实用性向艺术性、抒情性转向。此三人的作用全为划时代的。上述品评是否精当,姑且不论,但文中言之成理,不能不说是一种卓异的识见。其二是与其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壁立的性格有关。仁坚于人率真,于文谨严,绝不指鹿为马。加之血气方刚,直抒胸臆,为文方有珍珠落玉盘的铮铮之声。仁坚自称读古人论书文章,觉得说得太玄,由是不迷信古人,以批判的态度来阅读。我觉得于书评,于其他评论,总是说实话的好。

二是能站在书家的时代去认识书家,认为书写风格反映时代情感。如所述初唐四杰的书风苍凉奇崛,张旭、颜真卿则反映了盛唐的高昂雄放,而晚唐书家则呈凋敝与糜俗之风;明末书法家的狂奔横突无不反映出那个时代浮动的思想格局——新兴的生产力、生活方式与旧时代的冲突。如,反纲违常的张瑞图和以丑为美的傅青主。这些都反映出仁坚在书论研究与品评中的历史唯物主义态度。应该讲,一切艺术无不打上时代的印记,亦即都受到时代精神与气息的影响。要做到历史的、唯物的品评,必得全面掌握书家所处历史时代的政治经济文化道德等全面情况。作为一个乡村中学教员,仁坚的识见和为文能如此驰骋纵横,实在是难能可贵。

三是文笔洗炼,文采飞扬。结集的书评文章,几乎没有超过三千字的,文字简约,才思敏捷。语言非但专业,且清丽峭拔,足见作者文字功力深厚。书法是一门传统艺术,是国画、陶瓷、诗词的姊妹艺术。研究书法,必得具有诗词歌赋的功底,仁坚喜好文学,且卓有成绩,除此之外他还涉猎音乐、中医、绘画等,足见他的爱好广泛和性敏多慧。

当然,对于仁坚的文章我也有模糊不解的地方,疑有厚今薄古、厚僧薄俗之虞,总觉得现当代的一些书法家似乎没有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如仁坚所述康有为的大气磅礴,苍茫无际。弘一法师的至高境界、无态而具众美和陈独秀在近现代上的独秀一枝。这些可能是因为我不识南海和叔同等人书法大作内质的缘故。不管怎么说,在仁坚的一些文章中,对一些历史大家要反捧上九天,要么扔到谷底,是不是太极端了? 

兰鹏燕

2002.08.06

 

四、 紫罗兰的文章《守望梦想》

 

最近有一个念头在内心深处越来越强烈:钟灵毓秀的乳山,卧虎藏龙。

而我所认识的耿仁坚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出于对知识的渴求与现实的改变,八十年代他从贫瘠而闭塞的山村走进了文登师范。从此,便有了对梦想的追逐和守望,也有了后来书山墨海间的沉醉。毕业后,越发嗜此不疲。他将视线锁定在既争做顶尖的书法家,又力做高水平的评论家这一宏远的目标之上。评点大家,激扬书法,便成了他毕生的求索。新近出版的《历代书法家纵论》,自秦相李斯的小篆,至当今的书道中人,时间跨度两千余年,其中的篇篇作品无不是他生命与才华的珍贵结晶。在每一个寻常而又不平凡的日子里,他埋首于书堆,往返于书馆,徜徉于网络,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渠道,搜集资料,披沙沥金,捡拾最有价值的原料,然后以鉴赏的眼光来剖析,决不迷信权威和定论,以自己犀利的目光去其糟粕,留其芳华,并尽可能地以古论今,古今结合,高屋建瓴形成自己的观点,最后用自己独具特色的文字表述出来。严寒酷暑里与星月做伴,和墨迹对话,忍却孤独谢去繁华,将最美丽的年华全部交付给了他为之钟情的书法,终于渐领风骚而至颇具名气:作品先后入选中日国际书法邀请展,全国第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大展,全国首届“走进青海”书法大展,中韩文化艺术交流展……自1998年开始,他陆续发表了15万余字的书法系列评论文章。可以说,他在每一段生命旅途上,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轨迹。回眸他的成长历程,又何尝亚于任何一个煽情的励志电视剧本? 

翻开这本凝聚着耿仁坚先生心血的书法评论,甚感能望其项背者实在无几。他的书法评论不崇古不媚今,然而又让人觉得那么入情合理。可能是因为做过语文教师的缘故,抑或是缘于他受古典文化的熏染至深,他的文字凝练典雅而又通俗易懂,最适宜在夜阑人静的时候,摈弃所有的浮华而潜心阅读。浸染在他珠圆玉润或奇崛峭拔的文字里,书墨的芬芳似乎能穿透黑夜的沉淀而溢出纸外,阅毕享受的不仅仅是知识的获取,更是心灵的启迪与人生的感悟。他思想的锋芒睿智与文字的冼练丰润,当是书法界之幸,更是我们乳山人的骄傲。 

或许真的是人如其名,从事书法的人首先应该性格坚毅,因为艺术在起初的奋斗中,痛苦一定会远远多于快乐,书法尤当如此,一定需要耐得住长年的寂寞和恒久的孤独。无疑这也注定了将是他的人生写照。我仿若看见他孤独的目光穿越千古书山,探寻心灵的知者与书法的真谛。但是有一点可以坚信,他的内心绝不会寂寞,因为他的心灵能够与每一个大家对话,每一个灵性的跳跃的文字都是他永远不老的情人。书法中自有历史千秋,文字间当有知己红颜。墨韵书香已点染出他生命中最华美的篇章。

原来,书法具有如此鲜活的生命。 

然而,他一定不是总那么坚强,很多时候他的内心应该是柔软而又寂寞的。他的诗作“在寂寞的时候慰藉心灵,让滑落的梦展开翅膀,让夜晚绽开鲜艳花朵”,或许就是他某一瞬间的情感写真。他的寂寞正如他所言,缘于缺少共语之人。当年的海岬十子有的北漂求学发展,有的南下读书深造,唯有他依然坚守着家乡的热土而终不言弃。不难想像在现实的不遇中,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有着强烈的渴望,渴望邂逅灵犀相通的书友,渴望相逢可以与之“华山论剑”的至交,或公开比试或学术争鸣,以思想的火花和灵魂的光芒碰撞生发而成旷世的灵感。 

是的,书法是需要灵感的。它与文学的抒情方式不同,凭借的是用笔的微妙变化来表达不同的情感。曾经天真地以为书法创作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举笔即可挥毫,抬手就可泼墨,却并不明白每一幅书法都是性灵之作,彼时彼地的灵感稍纵即逝甚至会再也苦觅不得。而他又绝不肯走复制古人的坦途,一直渴望以强烈的生命跃动来完成书法的推陈出新,他愿意以质朴的气息和自然的味道,来温馨我们日益浮躁的心灵,这一切无疑更加重了他求索中的痛苦。研读他的书法,我似乎能感受得到他在书法世界那既定的秩序里,左冲右闯以获得一种有效而彻底的突围;似乎能嗅闻得到弥漫在他一撇一捺里的迷惘、浮躁甚至无奈;自然似乎还能触摸到他青春的激情甚至几近癫狂而炽热的梦想! 

无缘得知他究竟读过多少藏书,唯一清楚的是不管与他论及其中的哪一本,他都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他丰厚的文学修养和文化底蕴让身为语文教师的我也常常汗颜不已。当然他也从不迷信它们,骨子里流淌着的傲气和勤勉治学所衍生的智慧,赐予他足以藐视一切的信心和勇气。也无以计算他为之倾心付出了二十余载的书法,让他独自一人度过了多少个难眠之夜。那种目不窥园,心会神凝,沥尽心血的学者风范,如影在目。我们只能推想历经数年艰辛,在工作之余,与深宵的灯火相伴,呕心沥血,几易其稿,不断润色,终于凝结成如此不凡的评论著作,成就出这般不俗的书法风格。 

不懂书法,因此从来不敢妄论书家。之所以写下如许文字,只因能够和他相逢在同一个校园,居住在同一座小城而倍加自豪。适逢他的作品集修订再版并发行,并欣闻不日将在我市举办其近期书法作品展,聊作此文权表一点贺意吧。 

祝愿耿仁坚先生的新书和书法作品能得到越来越多的家乡人的关注,祝福跋涉在书法长路上的他早日抵达梦想的彼岸,同时期待有更多的卧虎与藏龙在梦想的守望中,能够走出美丽而深情的乳山。倘真如此,岂不更是我们每一个乳山人无上的荣耀! 

                       紫罗兰   完成于2008年12月10日19时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我的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五、封底的话

没有中国的狂草,西方的“抽象画”就不会如此的先锋!狂草的始作甬者是后汉的张芝,第一个冲上巅峰的则是单枪匹马的唐代张旭。 ——长史醉舞绘《四帖》

 

最成熟的就是最没有生命力的,最完美的就是最丑陋的,最规范的就是最束缚个性的。  ——臆说颜真卿 


我们今天垂顾于他的决不是他的法度,而是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牺牲传统的巨大代价,为抒发个人的生命感受而创新的抒情意识。  ——乱世奇才杨维桢


不敢苟同于所谓的中国书法史是个风格史,在魏晋汉字完成了它的系列造型之后,中国书法就进入了千年大复制。那么,现在以至将来,还能以时人的视线为标准吗?,我企望着把书法回归到书写上来。  ——为艺闲谈

六、先读为快

 
抒情的典范:苏轼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82105571846/
 
淳淡优雅看西台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801914213128/
 
“风子”与《韭花帖》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80210498585/
 
释怀素的情味:入世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7111991622141/
 
长史醉舞绘《四帖》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711713512142/
 
柳公权的功与过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7102745858259/
 
臆说颜真卿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6020235170/
 
孙过庭与《书 谱》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6020138540/
 
风流才子王献之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6014946100/
 
凤翥鸾翔王羲之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60703440/
 
《平复帖》与陆机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6071156420
 
千古一人钟元常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6071145180/
 
从秦小篆说李斯
 http://shufa.blog.163.com/blog/static/1219684200604412330/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