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走向何处  

2008-03-18 14:47:09|  分类: 艺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来自何方,我们又走向何处,这种终极性的追问或许会困惑我们一生。
  而绵延于书法史碑的蛰痕,也常常使人感慨有加。我们所看到的整个中国书法史却并非如教科书类的解说与主义重建。今天的所有手段在史碑上都清晰有据。
  我们逃不出历史。
  苏东坡可谓是对晋唐王氏技法的不恭者,他藐视二王那挺拔劲健潇洒的笔语,杨风子的一纸《韭花帖》更以对晋唐结体造型上的迕逆而成为千年奇观,然而在魏晋残纸、墓志造像中比其更为先锋的比比皆是。
  元明书法时代,并非是最具创造力的时代,所独出者无非是张瑞图,那是一种以小聪明玩弄大智慧的达人。其秉承千年的书法历史内涵,于线质上略做个性调整,出入绳规边缘,成其终极轨迹。至于王铎的个性之处就是抛弃二王的儒雅,傅山的牛B之处就是漠视张芝、旭素、山谷一脉的节奏。
  因而,我们更为看好的是清人对历史的解剖,以金农、伊秉绶、康有为为首的代表着清季书学最高成就的书家实际上是从笔语到造型对自晋迄明书学思维的叛逆。这是一个新的时代,科技的进步、社会存在环境的剧烈变更,从物质到精神上给他们准备了盛宴。沉积千年的碑版、简牍、经卷,以及国外的艺术实践的冲击,使其眼界大开——他们可以有限度的抛开一脉千年的正统书学思维,而植入到真正的书学传统土壤中。
  清人进入了历史,创造了一个复古的时代。
  斟酌历史、披阅书法近百年的里程,除了斩断书法历史的链环之外,更大的功劳是把失落的链环焊接到历史的轨迹上。这得益于建国前、文革后两代书家的复古大纛。近二十年各种主义的纷争,最终让人明白了历史,锁定了书法目前的位置——继续于清人的航程里。而背离大道,以蚍蜉之力撼动大树之举将会遗人笑柄。这是因为清人的书学思维富有哲学意义,它远远高于简单的科技进步。
  那么,辨清传统,识读传统,以更深远的眼光理解清人,则是我们这几代人的责任。需要颠覆的是如教科书式的传统解说,需要承认的是当前尚无超越清人的背景。那种简单历史、逃出历史而动辄大谈创新的稚嫩思维不可取。创新,是个过程,它不是一代人两代人的事,它绵生于历史,它不显现于当前。唐楷,何尝不是魏碑的一种,是今天人们才判定它是对魏碑的创新。
  沉醉历史,与一味的器质性复制决非是一回事。需要的是通过历史,打通古代与现代的通道,抛却形而下的技术就是技术概念。当技术不再是技术,当不再奢谈超越历史,然后才能延续书法,以至未来能够创立链条于历史的现代书法语境。

(此文为杨林先生策划的“来龙去脉——海岬书社第二回展”中个人书学思想说明性文字,海岬书社第二回展将不日后启动。)

耿仁坚/20080318草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