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温文尔雅子昂书[历代书法家纵论20]  

2008-07-01 08:12:27|  分类: 历代书家纵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道人,吴兴(今浙江)人,宋宗室,仕于元,官至翰林学士承旨,封魏国公,谥文敏,世称赵松雪、赵文敏。变宋之习尚,承晋唐之风,而流美圆润,成清腴秀丽一格,对当世与后世影响深远。称日书万字,下笔极为迅速。存世书迹较多,楷书以《胆巴碑》、《三门记》、《仇公墓志铭》等为佳,行书有《秋声赋》、《自书诗卷》等,小楷《汲黯传》等。其书多得世俗推崇,称为“赵体”,至今犹然。
  
  赵孟頫是中国书法史上一位“值太平世,生平安郡,娶妻贤淑,生子聪慧,官做一品”的书家。他的妻子管道升是历史上少有的女书家,儿子赵雍、赵麟也是书画家。赵孟頫则是以显赫的地位居元做官——
  元仁宗曾言:“文学之士,世所难得,如唐李太白、宋苏子瞻,姓名彰彰然,常在人耳目,今朕有赵子昂,与古人何异?”
  赵孟頫是一位天资聪慧、才艺双全的人。他于诗、文、经、释造诣精深,更擅长音乐、绘画、书法。他的绘画能融唐宋绘画之长而自成一家,主张“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他的《秋郊饮马图》、《秀石疏林图》画用书笔,至今还散逸着简括雅逸的情致。但是奠定赵孟頫为一代大家更多的是缘于他的书法。
  书至唐宋,书家们各持一帜,尤其宋四家更是以写意之笔创造自家风格,晋法可谓破坏殆尽。到了元朝,复兴二王家法成了书法家的首要任务。赵孟頫和鲜于枢走在了时代思潮的前列。
  赵直承二王家风,用笔提按丰富,线条粗细对比变化自然,线之引带转换轻巧细腻,显示出其驾驭线条的一流水准,结字秉承二王稍羼平整之意以显媚趣,章法亦儒雅、纯正的晋法,不施以狂乱,以显其温文尔雅之态。赵于行草之外,更是诸体兼备,并臻微妙,因而赵孟頫以纯正的二王风致走上了元代书坛的领袖地位——“上下五千年,纵横一万里,无此书”。
  身为秦王赵德芳后嗣的赵孟頫,由宋入元为官,给他带来了无尽的辉煌,也给他身后的惨遭讥评埋下了灾难的种子。“古之论书者,兼论其平生,苟非其人,虽工不贵也”(苏东坡)。因而明清迄今对赵孟頫的指责就未曾停止过,明项穆《书法雅言》说:若夫赵孟頫之书,温润闲雅,似接右军正脉之传,妍媚纤柔,殊乏大节不夺之气。就连向来推崇子昂的清人冯班亦在其《钝吟书要》中颇有微词:赵文敏(子昂)为人少骨力,故字无雄浑之气,喜避难,须参以张从申、徐季海方可。特定的书法传统,特定的民族文化,“以人论书”成了书法史上的定法:奔放的王铎被斥之为野道;风姿潇洒的蔡京被看出一股奸邪之气而缺乏儒家君子稳重之态;犀利激越的张瑞图充斥一股贼子之气……若单从书法批评的角度看,赵孟頫书的纯熟、柔媚,与历来崇尚骨力追求风韵的中国书法大义有相左之处,故而招致了后人的诸多讥评。
  让我们以公平的态度来看看子昂的书法。
  赵孟頫的书法,以行书为第一。既然是以继承为己任,纯正地再现二王风韵自是最终目的了。于是,在章法上,他不敢象米芾、王铎继承二王那样,出以恣肆之笔、笔用八面,而多以中锋为主,不曾夸大侧锋、偏锋之功。在其经典的作品如《东坡烟江叠嶂图诗》等经意作品中,尽可一窥规矩。倒是其不经意的信翰、短札中颇有奇趣,时有率意激越之笔,结字亦有跃动之态,殊少媚熟之姿,让人真正体察到晋人的韵致。
  在其行书之中,技法精湛可与羲之七世孙释智永相埒,而章法之妙非智永辈可媲,结字更工整,流美,袭用二王字型、字法。在整体气象上,视“晋韵”为唯一,求其逸致、风神,不越雷池一步。
  用大量的临帖工夫,加上再现二王的理想,显示了赵孟頫深邃的传统功力,同时,他也成了二王道地的“俘虏”。他不能象米芾、王铎那样以攲斜率意、狂放恣肆来发展二王;也不能象董其昌那样以纯正儒雅解读二王;更不能象苏轼那样,弃形破法,只求神韵而直逼二王。他欠缺的是一种反叛与创造。但是,赵孟頫也并非一无是处:结字工整,造型流美,线条多扁实而弃挺拔、灵动,造就他的圆熟、姿媚之态,在历史上亦可独步,却终因易入甜媚、俗滑而遭人讥笑。把握传统需硬功夫,而走出传统则更需真正的自家拳法,这也许是赵孟頫只所以成不了黄庭坚、王铎、康有为的原因。
  赵孟頫的小楷比其大楷来,尤为可观。小楷《汲黯传》运笔提按顿挫,一丝不苟,点画振动,结构严谨而舒展,堪与晋唐小楷媲美。其大楷如《胆巴碑》,则是缺少必要的提按动作,线条拖沓均衡,没有节奏,流于呆板,但不知缘何一直被定为四大学书范本“颜、柳、欧、赵”之一,易学是易学,但以之来窥中国书法艺术,则未免是害人不浅了。
  然而,子昂的艺术终非一般。假若,子昂象其同乡画友钱选一样入元不仕,隐逸终生,书法史又会怎样写:二王家法的嫡传者?抑或圆熟、姿媚之宗?
  
  耿仁坚/1999.8

 

 

 

 

 

 

  评论这张
 
阅读(72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