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小城散记  

2008-08-08 09:18:12|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城散记

(一) 印记
  实际也就是20年的时间,小城即变得面目全非了,唯一留下记载着沧桑印记的是我居住区域内的两座石头楼,很古典的。现在还发挥着它的作用。早晨,你可以看到年轻的女人、年迈的老者、及孩子、中年人出入其间,展示着它作为楼舍而强势存在的理由。石头楼建于1975年(?),在当时是很酷的,因为是一个平民楼,能够住进这几栋楼的需有相当的硬件,譬如工龄、年龄等等。这几栋楼以东,是一片荒野。没有像样的道路通达这里。楼内的墙壁是泥质的,上面挂了一层石灰做墙面,窗户是木头的。在20几年的风雨中,楼的主人有了些微的变化,没有变化的主人,已进入了暮年。与时间对峙的过程中,斑驳的纹线早已从脸上弥漫了他整个身体,而整栋楼体尚安康。部分窗户改造成现代铝合金质地的,多是主人已更替。被时间呑噬最为严重的是楼前的一些“草棚”,基本已坍塌。周围,西方式的建筑群造成的矩形群阵此起彼伏。尽管没有大厦,但如许的高楼淹没了这几栋小石头楼。在近几年火热的楼市交易中,石头楼被迫安之若素,没人会在此交易,抑或发个“改造财”。但它们的主人们在痴心等待着政府的拆迁行为。

仅存的石头楼(两栋)



  另一可算作印记的是汽车站。以前如何我未曾看到,从我读初中始就大体是这个样子,其间内部结构改造了几次,但依旧是面向东南,坐落于小城的西北角,向北接烟乳公路,向东接乳威公路,向西接青乳线。车站是一个小城的门户,南来北往的过客形形色色,小城的内涵也被这些客人带往四方。车站上边的五个大字“乳山汽车站”,似乎有过几次的更改,很早的没有印象了,先前的好像是本地的一位写毛笔字的先生写的,要不就是远来的会念经的和尚写的,没作什么考评,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是毛笔字。只不过写的太过平俗了,真真的反映了小城的文化尚待绿化。如今的字,大小倒不小,还是金色的,我时常从那里走过,却没什么特别印象,似乎是电脑美术字吧。其实也没什么可怪的,一个缺少文化积淀的乡村小城就是这样子的。当有些权柄的领导或稍有点文化的市民在衣食丰足之后开始附庸风雅时,就被一些文化混子给搞懵了,哪怕是从京都来一个练字的老头刷两笔也奉为圭臬,甚至张贴于显要之处,并信奉那各种虚假的头衔。这也不能怪小城中人,是那些文化老混混欺骗了无知的人。
  车站周边是些热闹的小吃部什么的,弥足展示了小城有限度的繁荣。一切等待时间与文化的堆积才能改变人的思想与境界。即使如此,小城车站还是车水马龙的,客流量倒也不小。
  向前,小城中的一个标志性建筑——政府礼堂——随着政府的东迁,已拆除好几年了,现在新建的商厦唤作“金帝商都”,是李铎题的字,还看得过去。小时候对处于市中心地段的政府礼堂充满了神圣的情结,也可能是小民对于县太爷的惧怕?也未可知。随着它的消失,或是长大后看清了许多事,对其神圣的情结已荡然无存了。
  在这几十年的时间里,小城就是不断推倒了旧建筑立起了新楼房的过程。这可能就是东方式的革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砸碎旧世界,创造新世界吧。搞不明白的是欧洲人如何能保存普通的旧物达几百年呢?是民族繁衍能力太强挤压了空间,还是文化的差异,抑或经济的差异?几十年前北京的改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中国是一个有着深厚传统情结的民族,却为何自近代一来,改造的这么彻底呢,没有了传统的图腾,拿来的又是西方过时的思想,辄使我们的思想芜杂起来,其实孔孟之学对于现时的中国也是真正的思想指归。我们现在还是无产阶级吗,古老的孔孟只所以几千年为帝王所用所能证明的就是这是我们这个国度的思想根源。我们礼仪之邦,却没有西方文明,经济因素之外,不能说没有根源的暂时失落,好在现在已在回归。可叹的是,现在的初中思想政治读本,编著的一塌糊涂,现成的儒家思想教育范本不用,却胡编一些乱七八糟的内容给孩子们背诵以至做为考试内容。
(二) 风景
  建筑楼群大量矗立,拥挤提离了地面,但人是要下楼的,是要产生垃圾的,因而,看似节省的空间在触地之后却拥挤有加了。于是城市绿地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它会缓解城市的拥挤与浮躁。小城中有模样的广场也就一个,即老酒厂拆解后建成的人民广场。广场不小,人满为患。原本想创造宁静惬意的氛围反而被喧闹所替代。喧闹所产生的声音垃圾、思想垃圾以及物质垃圾又把小城的形象罩上了一层阴影。这是狭隘的物质利益的具象表现。现代式的建筑必须要有一些缓冲带,不难想象,缓冲带的缺失,“花园式城市”的提出或多或少会成为一句空谈。
  小城周边的外环路,倒是些非常可人的去处,两边植被丰富,田野气息沁人心脾,路面清洁干净,倒使人能产生一种全新的理解。相对于城里绿地空间的紧张,靠近城外的河滨公园,则非常幽静,尽管少不了白色垃圾,还是比较干净的。公园目前来说面积还不算小,植被亦丰富。可搞笑的事也常在这出现,新郎新娘在此坐一回轿,有那么10几人的中老年妇女秧歌队,花红柳绿如传统戏曲中媒婆一般的模样打扮,在20多米的距离内来回扭一趟秧歌,新娘新郎被抬一趟,就完成了新人感受经典与媒婆之类的关于钱的交易。更为搞笑的是有一条破碎的小舢板躺在草地上,新郎抱新娘做出《泰克尼坦号》男女主人公站立船头的式样,而让摄影师频频按动镜头。当我看到一幕时,我又想到了:终竟是小城呀,还真有风景。
  这里应该是有鸟的,可我来过两次没听到,竟常常想起儿子说给我的话:爸,这里不如十二中(以前住过的乡村学校),全城的鸟没有那里一棵树的多。这也是一个小城在走向城市化中的必然,就像一个疲于奔波生计的中年人,他尚无能力考虑自己的身心康健,等他走向富裕之后,才发现失去的东西金钱也无挽回之力了。
  小城在急剧扩张,像一支酣战的劲旅,向地面向空中伸出欲望之手。

外环路风景

西外环路风景


(三) 生活琐碎
  尽管我对经济一窍不通,可我能感受到小城天天在走向富裕。车的品位与价码看不懂,但近几年来,只要走在大街上,一些让人忍津不禁的事就会触入眼帘:
    新手,请愿谅。
    新手,你也曾是新手。
    新手,绝对是新手。
  且,不时有车在十字路口喘不过气来,害得后面的车直着嗓子大叫。
  私家车之外,让人体会到小城人腰杆有点粗的是,美容美体、休闲会馆、茶艺馆等的大量出现,中年男人女人开始享受消费的快乐,但几年来没见什么读书吧之类的与文化相关的场所出现,富裕之后的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物质,这也是自然的。其实更多的人已把拥有知识的高雅寄希望于子女身上。他们把孩子的业余时间全盘瓜分,音乐、美术、体育、外语、文化补习课,只要有的培训班全上,俨然欲让孩子把握古今中外的所有技术与知识,看其急躁样子至少也应当上爷奶了。让人感受到他们对知识的真诚之外,也不免让人心生怜悯之心,知识与境界是需要天赋与传承的。
  与此相似的还有一件事:有一位三十几岁的妇女进书店,问店主有无世界名著,云是为了买回家摆着好看,装饰家庭又显档次。
  衣食渐足,追求拥有知识,小城在走向另一境界。


也耕/20080808草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