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九月飘雪  

2009-11-02 23:29:46|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的雪,在胶东并不多见,似乎它直棱棱从夏天的裙边一下子掉了下来,譬如潮水般而来的一段情思,竟来去无由,却能瞬间搅世间个翻天覆地。车,人,树,房子,而更为彰眼的是大地。白色总是那么高雅与晶莹,可落下来不久即溶入大地的灰褐色系中了。

  雪在嘶咬我的窗棂,嘶叫声持续的击打我室内的静寂,企图唤醒我业已习惯于单调的灵魂。

  眼睛在堆积了尘埃的书籍上滑行时,常常艳羡古人之聪慧而慨叹个体的单薄乃至世俗生活之浅陋。由是,羞于表达,羞于张扬,并能找出自卑的千种万种理由。而今,无约而至的雪暴力打破既往的沉静,它暴发出的强劲力度与音高,让我的心绪浮动不已。

  其实,季节中的物与事按部就班也未尝不是好事,几千年几万年下来,成就一种规则与法度,供后来的人们不需思索就能吻合时流,然后满足而温暖幸福的生活着,坐享可细细触摸的天伦之乐。然而,我想,难道除了电以外,就没有更恰当的照明手段了吗?用电照明会维持多久?在没有电以前,人们是否会想到电?

  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着魔幻般的魅力,但它却不通行于当前,因为按照既往的规则,生产不出来。它即使可能存在,也未有合法证件,它奔跑于边缘之中。在人类发明“千里眼”、“顺风耳”之前,它是《封神演义》中臆想的一个神话传说。发明甲骨文的先民们并没有只满足于声音的信息传递,明季那个奸臣张瑞图尖锐的书法笔触与经典大相径庭。

  雪,在九月就无约而至了,也就是瞬间的一种意外,它不多久即被沉厚的大地消溶的无影无踪。我却怕,我的思绪会不会又在所谓宁静的日子中被单调扼杀,而继续滑行于汗牛充栋的书籍之上,陷于沉沦。

 

   耿仁坚/20091102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