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2009-02-23 18:43:42|  分类: 艺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耿仁坚


  
  这是一个毫无准备的聚会。展览定于元宵节开幕,正月十一日突然心血来潮,想邀请一些书画界的朋友来看一下,听听意见,以图进步,就把此项工作交给了杨林哥。
  2008年我觉得该做点什么。囿于身上一种乡村的泥土气、旱烟味,缺少应有的豪气,因而春节前两个月,我想,写点作品搞个展览吧!所谓展览其实也不指望什么人看得明白,只是想挂起来吓唬自己,但还是信心不足。于是一路散漫下来,除了上班、吃饭,就在仓库式的工作室内不断地炮制作品,两个月下来,一数,哎,数量差不多了,就这么回事。
  尽管窘迫、匆忙,我还是那个自负的人,这是品性,缘于长期的寂寞与孤独。别人看来的自傲之气也是由此而来。因而,一见香港来的张培元先生,就与我先入为主的想象一样了。杨林介绍说:“著名的《书谱》杂志社社长张培元。”香港人的那种文雅、讲究,良好的保养、精致的打扮什么的,他都有。也是机缘,这半个月来,我一直在看《书谱》一九八七年第一期,总第七十四期,是董其昌专辑,这也是我唯一的一本《书谱》。这本书我的利用率挺高,书也用破了,因为里面的“明·董其昌书《行草诗卷》——罗汉赞”,它是我迄今为止所能见到的董氏最好的行书帖了。我是看上了它的儒雅、文气,便常常拿来读。另一机缘,前些天在一痴的shufa.cn网站上又看到《书谱》复刊,图片贴的是章草专辑,章草中的汉简章草部分正是我前几天研究的,而这本章草专辑编辑的很不错,因此我把《书谱》的邮购方式粘贴进信箱了。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事情就这样展开。杨林驾车,会同燎原、刘毅及昨日到威海的张培元先生从威海赶过来,尽管从未看到杨林戴眼镜,但他肯定近视,要不怎么会穿过乳山城一马跑到西边的海阳县再调头呢,服了。从烟台机场接过来的北京三位周明华(一痴)、吕书庆、白爽同时到达。
  因为是海边,吃海鲜不是什么新鲜事,所以就先去吃山珍了。到了一个小山村饭店。款待客人的是蚂蚱、卡虫(啄木鸟啄食的那种虫子)、地蜂、螳螂、马猴(蝉的幼虫)、野兔等。席间环保主义者杨林坐主陪,我做副陪,酒是我朋友带来的旧藏。谈论的主要话题是陶博吾先生,一痴颇为感动的说:“江西陶博吾的书让杨林给出版了是江西人的耻辱!”(一痴是江西人)是啊,杨林就是这么一个人,什么事都敢说敢做。不说他策划的《书法主义展》、《七届中青展》、《99中国书法年展》,也不说现代派的横涂竖抹,水墨画的意笔江山,就其本人做人也是如此。他不会屈从于权贵、不会介意贫富,越是对经典语录、书坛耆宿、专家权威越是不卑不亢,甚至质疑。这也是我们能够脾性相投之处。有一次,应该是第一回海岬书展,有位先生借酒发疯骂骂咧咧,杨林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让他直翻白眼,直到改口。因而,我得出的结论是,他所以天不怕地不怕,是因为问心无愧。他也不指望着书画卖多少钱,也不想升官,可他两年前还是一家银行的办公室主任呢,现在又是一业务部门领导,让人捉摸不透。1999年前后,我沉迷于陈独秀手稿,跑到网吧查遍了中国图书馆藏书目,联系浙江图书馆给复印了份台湾出的《陈独秀手札》,捎给他看后,他先是大吃一惊,然后,又不知从哪儿搞来一些资料,写了一篇陈独秀书法的专论文章——《幸有艰难能炼骨,依然白发老书生》,发于2000年11月份的《中国书法》杂志上。这是一篇此前没有的重量级的陈独秀书法专论,文笔、思路都不曾得知,让我感叹不已。虽然他写书法文章比我晚,但他的横向思维能力高我一筹,文章写的纵横恣肆,以后一段时间里,不断看到他的当代书画评论。至于他最好的东西,我还是认为是他传统意义上的书法。他的书房有120平米,里面书籍汗牛充栋,就在这里,让我发现了他传统书法的资质,那是信笔题写在一本破旧的《沈从文小说》包皮上的书名,非常早,传统书法的文气了然映目,他人根本不知。
  初次接触明华(一痴),就觉得他是个办实事、讲义气的人。席间,他大半时间与杨林聊陶博吾,他早就想知道杨林为什么要给陶老出这样一本大型画册。实际这顿饭,山珍倒没吃出什么名堂来,反而知道了一些陶博吾生平不少鲜为人知的事。杨林那儿陶的资料不少,我也知道不少,但我基本只是做了一个聆听者。大家谈到的当代各地书界的名流轶事,因我受束于脚下的这一方土地,于我而言是非常陌生的。席间,达成了一项协议,是明华一箭双雕,既满足网友购买《陶博吾书画集》的需求,又替杨林把库存书籍换成银币。此前,据明华讲,他与杨林也就是匆匆两面之识,这次一坐下就推心置腹,这是我对明华的第一印象。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关于这些朋友的书法,我大体了解的是一痴(只看过一幅,是一年前在他网站上,真真的打动了我,并让我记住了一痴,但并不知一痴等于周明华),吕书庆先生的字以前稍有印象,白爽的字也是五年前看到的,张培元先生的字杨林是这样描述的:“写的好。”我知道杨林的眼光境界,但从未看到张先生的字,因而不知深浅。对于这些已斐然书坛的朋友,我的还不太成熟的字能打动他们吗?内心有些忐忑,但也就这么着了(燎原先生口头语)。
  从小山村饭店返回后,我们直接进了展厅,我的心始放了下来,因为他们专心于我的作品上了。我知道我遇到了知音。明华是个性情人,以他天南地北的见识,竟毫不掩饰他所看到的我作品的闪光点,打开相机从局部到整体进行拍摄。我看惯了自己的字,已没什么新的感觉,大家到底如何看待,我也并不明白,但使我欣慰的是:我这样做应该是有价值的。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宫恩武兄是我们吃过午饭后在展厅见的面,他是一路追随明华而到乳山来的,足见二人真情非同一般。晚上大家都休息了,与恩武聊了很久,谈到了网络的事,也谈到了明华一痴,让我意外并佩服的是,他们在有限的投入里面将网站运营的这么牛B,皆缘于没有利益纠葛的缘分,意趣相投吧。实际我是很早就涉足计算机网络的,因而格外关心。且知道运营网站要付出巨大的心力与时间。惜时间太短,没能有时间与shufa.cn的两位当家人深谈。听了恩武相关的网络活动,知道了他也是那种不在意名片大小,以能表达为快感的人,又是老乡——相距就一百里吧,因而距离感就没了。直到快10点多,我才离开,他拿出明华捎给他的两张大草,便再一次印证了我对明华书法的判断:明华在草书造型上具有独立的个性!这是非常难得的一点,也是具有很大上升空间的书法行为。

  当我们翻阅历史,自张芝以降,真正在草书造型上做处理的可能就黄庭坚一人了,而当代王镛的草书尽管着意于造型但有过多的行书痕迹,这是一个我能看到的仅有的(填补?)历史空白。
  正月十五上午九点半展览开幕式,我忙于会场外各位朋友嘉宾的迎接,远方的朋友安排到展厅三楼会议室。明华、恩武、燎原等几位朋友在大厅自由等待,明华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指着展览招贴大呼小叫:哦,你看多牛,shufa信箱在他这儿,他是指SHUFA@163.COM这个信箱,后来临别时我把一个教学名片改了改内容并把QQ号写给了他,他又注意到说:六位的呀!远远比我新套上的这件夹克令他注目,这可是我最整洁的衣服了。主席台上各位嘉宾一字排开,最引人注目的是燎原,他胡子拉茬的,穿一件极扎眼的黄色面包服。这就像他的文章,很个性、很新鲜、很青春。他的文章,文字排列的本身就富有一种美感,一种难以言说的组合美感。他当然是懂色彩的懂造型的,他把握着中国前沿文化,他不在乎,他漠视芸芸众生。这就是他的性格。我素来也有些傲气,但每到威海只要可能必与燎原先生一起共餐。他是一个表达准确的人,他能够把一个你没有见过的东西影视般影述出来,把一个非物质性的东西非常具象的表达出来,这就是他的文字和语言功力。这也是我们从不敢怠慢这位书法圈外艺术家的原因之一。说他是圈外,其实也未必,N年前,杨林、燎原、我等几人聊弘一到的字,他问了这么一句:“就是非常干净的那个字吗?”这是迄今为止,无论圈里圈外我见到的最准确的描述弘一法师书法的语言了!他凭他的艺术高度,当然成为了我们最好的朋友,他的先锋思想使我们受益匪浅。他十多年前从青海西宁大都市到达威海这么个小地方来时,他已是全国著名诗人、文艺评论家,我们兄弟很久就关注着他。因为我奔走的青年时期,爱诗、写诗。他的到来,没有想到,以至当时我还以为《威海日报》海岬文艺版的编辑与他重名,但几期海岬文艺版块读完,我们确认:一定是燎原!在这几期文艺版块上,作品质量飚升至全国水平,且稿源来自全国。燎原早期《高大陆》诗歌集,那是他青春时代行走于西部的精神与气血的标本,有诗为证:


    是一只水鸥在飞
    一只水鸥在乌拉泊
    在乌拉泊之上的大戈壁
    在中亚旷原的暮日中——
    飞
    空旷呵
    盛开史诗和金针菊的中亚旷原
    是一只失群的水鸥和我
    大地落日中饮鸩止渴……
    (燎原 1991.12.7)


《西部大荒的盛典》论述八十年代那个让人心潮澎湃时代的西部,更令人辽阔的诗人、诗歌;《一个诗评家的诗人档案》,是他编选的一本诗歌集子,里面盛满他对每位诗人个性的准确的文字描述,这种描述本身就是一种美丽;《地图与背景》是一本博杂文集;传记《海子评传》、《昌耀评传》,这两部评传是他一个新的写作取向的沥血之作。在当代作家中,如果不读燎原的诗性文字,实在是一种遗憾。我所尊重燎原先生除了他的艺术之外,他对我所处环境的理解更让人感动,让我更具有同类感。他喝酒时充分释放出来的狂气、豪气、霸气,使我看到他寂寞于威海,所共语者也就我、杨林、刘毅等这么几个人。本来,我还以为他大我快一轮了,应该更成熟、老练,接触多了之后,才会知道他的先锋艺术思维不会让他变得苍老,他的轶事很多,如不肯违心为领导写颂扬文字,还有他激愤的不计后果……燎原是一个应该狂的人,但理解他的人并不多,奈何。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主席台上再一个引人注目的人便是宫恩武老弟了——一顶利索的小黑帽,一个很有标志性的“建筑”,出于职业性的习惯,他与明华都手携一部单反相机,也算是一个标志吧。由于是正月十五,在开幕式结束后,他就立刻离开了,回老家——元宵节送灯。走时,要找个车送他回去,他坚持不让送。后来,他在回去的路上发了个短信,云早早离开的原因,前几天又在网上告诉我他对我书法的一些看法——说聊补未参加座谈会之憾,一片真诚!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参观展览的人真不少,这是我预先没有想到的,至少也有400人吧,因为我拿来的300本评论文集《历代书法家纵论》于开幕式后一会被抢空,还有很多人没得到,抱怨不已,更有的直接打电话找我要,我敢说回去不是糊墙。这些参观者当中会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懂书法,但他们却都是我忠实的观众。摄影师留下了当时盛况的一些照片。据说进展室的时候,有的人挨了三波才挤进去了,真的感谢!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参观展览后,是座谈会,座谈会环境挺好。杨林主持,我居杨林之右,燎原居左。其他的朋友依次就座。刘新德是中国书协理事,他便第一个发言。我与新德兄也是第一次见面,想象中他应该如南方人那样的小巧、城府,但元宵节前天晚上,一看到他时,才知道想象的全错了,其棱角与我们山东人一样,后来便知他就是山东人,到雅集笔会时,看他盖的印章是“山东人刘新德”。新德家淄博,老母、三个哥哥都在淄博,26年前一人当兵落脚四川,讲的话基本是山东方言四川调,还好,我讲的山东方言再怎么快他也明白,脸上总带着笑意,可以看出是个快乐的人。新德来时捎给杨林一礼物——一装帧精美的很窄的长卷,可以装到布兜里的,很雅致。书法也很雅致,小字,内容未细看。新德兄的快乐,我想与他成名较早也不无关系,他的字帖卖到了乳山书店。可见大家还是很喜欢他写的字。十六日,他就直奔老家去了,几天后又回到四川,发一短信:“仁坚乡兄,座谈会记录发一份给我,我修改一下,再寄你用。”他写字严谨、法度,做事讲话于此也可见一斑。座谈会讲到两个关键问题,第一我书法取向正确,境界定的比较高,第二关于“度”的阐述,非常中肯准确,而这种批评近年来很难得了,非有真诚无人语此。
  张培元先生是第二个发言。他是最像资深艺术家的一位,永远是那么一个坐法、走法,头发永远没有一根乱丝,即使行走于海边之时,海风也无法吹散他的头发。邻座的新德兄穿一件衬衫,而他穿的“便服”对襟中式袄就象从来没解开过,一排布扣整齐的一码到底,老学究呀。然而,他的发言,却极具前卫性、现代性:“仁坚的书法弥漫的魏晋潇散之气很令人着迷!”仅这一句,让我立马感觉到了他的理论分量!是的,这是我要表达的东西。第二天,我们行走于海边之时,其他朋友都下到了沙滩上奔跑、行走,他却不下去,说:我穿着这布鞋(纳底鞋)不行。我陪他行走于岸上的鹅卵石路,“我是个不太好动的人,没什么喜好,只喜欢画画、写字、作诗、读书。”靠,这太古典了,古典的让人不敢相信呢,他说:“有时候,心相近就那么一刹那。”然后谈到了他的《书谱》出版事业,我说:“要做就做成最好的,最专业的。”他称是。谈到网站,他让我帮助找个程序,布置下网站,因为文字图片材料是现成的。回到北京后,他发来两首诗,一首诗是座谈会之后的午宴即席所赋:
  东行千里谒名山,
  书庆明华会鲁贤。
  恩武蓬莱追日至,
  共捧云水祝仁坚。
  正月十五日,乳山观耿仁坚书法展。张培元。
  
另一首是正月十四日威海所作:
  威海吟
  
  春白如烟横古水,嫣红屋顶成中天。
  山城正月风催雨,儒国无家人不贤。
  万事随缘龟乃寿,千秋立德后知先。
  访仙徐福若相问,威海乳山是福田。
  
  正月十四日,张培元
  
杨林回威海后,和了张先生一首诗,写的是元宵夜宴,曰:
  
  好诗一句胜千言,
  良友夜话论古贤。
  上元月色浸苦海,
  中天云翳识甜川。
  莫叹书生难成事,
  可笑道士误炼丹。
  把酒同邀香江客,
  明朝走笔山前轩。
  
  己丑年元宵节,耿仁坚书法展览于乳山市举办,京华书友吕书庆、周明华、白爽、张培元,四川刘新德兄,共奉盛事,培元兄赋诗《威海吟》一首,吾亦效薛蟠体和之。杨林识。
  
培元兄问我写诗吗,我说我写现代诗。没法子,没什么经典师承,就现代化吧。他的诗,不是那些书法家哼哼呀呀的强充文化的打油诗。你一读,你就觉得这是可以放到古典诗词文集中去的古诗。这就是感觉,古诗的感觉,诚为真人!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在这一次座谈会上,对明华兄的第一印象再一次得到了印证。除了他对书法纵向深入之外,他对书法横向知识与现象的装载量让我羡慕不已,他当场拍板了一件事,在shufa.cn连载我的《历代书法家纵论》,并开展网络讨论。这是一个干实事的人!怎么也象山东人呢?
  雅集笔会总是一个关键的环节。但刘毅已与燎原一起回威海了,燎原在思想上的高度并没有抹去他当父亲的古板与传统,在被我们讥嘲一顿后,还是决定马上回去为儿子在北京购房筹谋——准备倾囊而出,还煞有介事的讲:“等他们有钱了还我。”刘毅这么多年行走于江湖,我已了解的甚少,他外面的世界我不曾接触过,但我熟知他的为人与能力。现在,他在北京,了解他,大多只能从他的博客上(http://liu5200036.blog.163.com)。这上面展现了他的才华,他的对明式家具研究绝对一流的造诣,他的艺术性的家居设计理念,他的古玩鉴赏法眼,还有他已为人所熟知的“现代派”书写行为。而所广闻博采的读书活动,所知者鲜少,博客上也未展示出来,除了古典书籍外,他大抵读这样一些书,西方现代艺术史类的、建筑类的、中外家具设计大师、艺术大师传记等,现在也不知他都读什么书了。他才出了一本集子,名为《非象》,以其一往无前的勇气从黑白线面升发出去,拒绝那些非要寻找文字阅读快感的眼睛,将更多的具有惯性思维的人群剥离,从而卓然于独立艺术家的立场行进。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与心理负荷能力?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个性的艺术,它具有独立的品格,它羞于以群为伍,而置自身于艺术与艺术行为的高山之巅。制造这些艺术意象的环境,多是他在北京的工作室,我无缘得知他的实践过程,所看到的只是他呈现在桌面上的这本《非象》。但他最早的艺术行为我却非常了然,从米芾、王铎而经典书法、篆刻、鉴赏都是初期的艺术行为。我与之相交已有十几个年头了,那年我突然被唤到学校办公室接一个电话,云是威海刘毅,我便随之进入了威海书法圈,后来知是我的一幅透显着未来的书法作品印到了威海画院编辑的《威海书画集》中,被其慧眼识出,便无端的查找到了我,其实也非无端,是对艺术的共同志趣所致吧。因而,我们不久即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此后,威海以杨林、刘毅为轴心,刘毅的书画作坊成了威海地区书画先锋们的会道所,大家于此纵论古今、指点江山、骂祖呵佛、纵横中外,由是,大家才走到了远方,走到了今天:杨林,刘毅,邵岩,刘元堂,姜锡硼,殷永泉等,都是从这个屋子中远行的。刘毅、杨林又为挚友,合作了很多事,他们有更多的故事,我只知道一点点。可以这样说,在威海如果没有杨林、刘毅就没有书法这回事,他们支持引导大家走出了黑暗的年代。尽管现在还常有暗夜袭来,但大家已能凿壁偷光了。刘毅也有五年时间没看到我写的字了,但他知道我想写什么能写什么怎么写什么,他在座谈会上用了一句诗:“腹有诗书气自化。”我自己怎么没觉着呢?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会时,有几件特异的事,令人开眼:其一是张培元先生的站立悬腕慢书,周明华兄夸张为半个小时写了三四行,我看见是个真事,只不过两行而已。然而,他写出的正书,雅净、生拙,通体透露出一种离尘去俗的气息,所谓拒万籁于牗外。我请他给我册页上题个字,他硬是不肯在前边题,说:“我怎么能在前边呢?”我让杨林题册页封面标签,他说:“培元题最合适,他题的好。”于是,培元便写下了漂亮的封面:已丑上元海岬雅集 培元。题的真是好!在海边时,他说很遗憾没看到我写字,我问他为啥不换一种方式书写,他说:“这是最适合我的方式。”我恍然明了,正如他所说:“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是的,要不何绍基为何傻乎乎的那么费力执笔呢,而我左手造型能力远远比右手高古呢。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白爽老弟最是年轻,也极为个性,笔会他没有写字。他说:“写不好,回去寄你字。”我想这也是一个艺术家应有的立场,对自己有着苛求本来就应是每个艺术家的底线,而处于蜕变时期的书写更是不易示人的。以他那样的聪明,白爽肯定有一个大的变革阴谋。从既往的《白爽文本》中,我看到了他那气冲牛斗的才情,若干年过去了,岂能等闲?我期待着他完美展示的那一天来娱悦我的灵魂。与白爽相见约在十年前的杨林处,他成名早,我早已知道,而他知道我则是我曾发表的一些文章,还有一张蜕变时期的字登在《青少年书法报》上。此后,便略知他工作变动,但未再谋面。这次见到,他比原来壮了一圈,一根根香烟接续不断,尽管我也吸烟,但彻底被他打败了!他家青岛,离我很近,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路,加之以前相识、相知,故而非常亲切。问他要个名片,他竟没有。重逢了就拉近距离,情人节,他发我这样一条搞笑信息:“情人节,哥哥问妹妹喜欢什么花?妹妹说喜欢两种花。哥哥问哪两种花?妹妹小声说:有钱花,随便花!哥哥说:你真美!妹妹问:我哪儿美?哥哥说:想得美!——白爽祝你情人节海配海配:-D 。”
  白爽老弟是文字高手,云给我作文一篇。他早就行走于江湖之上,古今南北轶事,随手拈来,也着实让我羡慕不已——我的急于扩张的横向思维却过于程式化、书本化。关于我的创作,白爽兄提到的关于未来的思考,对我触动很大。
  笔会很晚才结束,这与培元兄的慢工出细活有相当的功劳。元宵节晚上,带着朋友们到了海边渔村——寨前。饭庄前就是海,饭菜全是海鲜,大家吃的很多,牡蛎没吃够,就又上了一盘。这里的牡蛎,来自海上的一个小岛——唤作“小青岛”的渔村,这里独特的水文条件育肥的牡蛎是整个威海市最香的,威海乃至山东省许多地方卖牡蛎的都标以“小青岛”产。最后鱼馅水饺大家吃不进去了,新德先生摸着肚子说吃多了,我想下次这些朋友再来时,我就拉一拖拉机牡蛎来就可以了。席间大家吃的很开心也很快,又因为一整天忙下来都太累了,就早早回去休息了。还好,走出饭庄,刚好流云飘过露出了月亮,因为早晨下了点毛毛细雨,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气息,天是阴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不知那位喊了这么一句,月亮已经很高了,应该是九点多的月亮。其实,晚饭我更想听到吕书庆先生的相关语论。在座谈会前,书庆先生给我的印象很平淡、谦和,没有一点过常的语言与动作,很“师”字辈的感觉。可能也是他在《中国书法》杂志工作时间长或说名声早已耳熟能详的印记所致吧。然而,座谈会上,他对我书法的肯定与未来的走向及努力方向的语辞,印证了我的这种直觉正确性。他说:“他的书法作品是天真烂漫型的。所谓‘天真烂漫型’是什么风格呢?这种书风主要是清末民初时期,碑学书风兴起以后,再加上出土,比方说敦煌出土的好多的写经,自改革开放书法重新复兴以后,大家对新出土的东西以及对时代审美风尚的一种反省和创造。可以说,他在这一方面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他要追求的是推陈出新,这也是他的独特之处,表现出来的审美取向是天真浪漫。这种书风和清代以前帖学为主的书风是不一样的,它主要追求的是天真浪漫、富有情趣。自然、潇散的气息弥漫其中,更容易给人夸张、想象的空间,在叙事布白方面,在艺术、纯艺术方面要处理好多好多的关系,这也是书法发展的一种进步吧。……”
  这就是吕先生,我此前从未听到过的话。他那种理论洞彻力,真的让我佩服!
  十六日,雾大,到早晨9:30才开始出行。到了银滩,但海上还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还好有冬天闲置的小舢板,大家忙着与其合影,成了一道风景……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笔墨2009’耿仁坚书法展(Ⅳ)—已丑上元海岬雅集散记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耿仁坚2009-2-15草草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