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那位老兄  

2009-03-24 23:35:16|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洪浩兄,是威海文艺的主编,因为看到了我的诗歌而在其博客中对我大加褒扬:说我的诗,写得自然、真实、深沉,富有丰沛的感性。又私自给我在威海诗歌圈中排了个座次,我将信将疑,我写诗全是小孩子闹着玩的,是书法之外的下脚料,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现代人则解忧的法子多着呢,我则太充文化人,写诗解忧,但对我而言这是真的,写完诗觉得又有点文字可以堆积,也是种收获,以后可以看一下,喝酒打麻将泡女人则没这功能,实际我写诗也与这差不哪儿去,没什么高雅可言。只是我喜欢这样做,而别的人又喜欢那样做。

  我于是进了洪浩兄的博客,想一窥究竟。结果是进门之后,却忘记了正事,因为被其一篇博文中的他老夫子的字一下了吸引过去了。这是一手非常娴熟而生意盎然的字,它的柔和以至具有的自由安置空间的能力,非我辈所及。它熟而且生,柔而能放,并透出一种浓郁的儒者风范,是令人感动的字。而洪浩兄对此熟视无睹,令我慨叹,我发他一短信:天啊,愚!

 

河南那位老兄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在细细观赏把玩之后,我又注意到了文辞内容:

 

  人的一生是曲折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困难。但不论困难大小,只要有毅力有决心,都可以克服的。经崎岖小径,步入光明阔途。

  人是最富有感情的。一生中,谁都会遇到生老病死和别离,但不论事情何等不幸,只要你以辩证和达观的眼光去看问题,都可以乐观的。将悲痛的心情变为平静的心情。

  人的一生,谁都不可能不犯错误,但不论错误的性质和大小,只要承认错误并有决心有毅力改正,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人在工作生活中不可能终守故土。为了生活和人类生活得更好,是要到需要的地方去生活和工作。不论到什么地方,只要你有敬业乐群的一颗心,就会得到拥护,自己也会对这地方产生感情的。

  生活中有的是友谊、爱情和阳光,凡是有生活的地方都会有宝藏,就看你有没有力量去开发它。生活在祖国的每一个角落都是幸福的。当你感到孤单寂寞的时候,请你重温一下保尔对人生的看法,他会给你无限的安慰和力量。

衡之1958.8.9,17时于邓家店     

 

  这是他父母在人生苦难面前所互相鼓励的话语。

  看到这些话着实让我感动了很久。我仿佛看到几十年前那种意气风发的情景,那种豪情、那种畅达,那种放眼高空看过云的胸襟,以至对人生的达观态度。它契合了我最近一段时间内的心情轨迹。终守故土,老死江湖,这种极端的词汇涌入我的心胸。实际说白了,是种逃避困难,惧怕困难的另一种语句。安于现状,苟且生活。

  由此,我想到了河南那位老兄。河南这位老兄叫王钟,他与家人在家制笔(毛笔)。几年前,不知从那位朋友那儿得到了我的电话,便一长线电话过来,云:我是王钟笔厂的,制毛笔。我大体告诉了我的地址,不久他便大包小卷的提一批毛笔找到了我。之后,轻车熟路,本地的爱好书画的人他都找到了,销售毛笔。他的毛笔制的还不错,用料足,品质优,价格便宜。且一次比一次好。他从河南出发直奔山东,如此方法转遍了大小城市,卖笔给写字画画的人时,还特意寻求些制笔建议,并时常以笔换字换画,给人一种另类笔商的感觉。

  他带着妻子一路颠簸,我无法得知他收入如何。然而,当我的各种情结郁结在一起的时候,突然由衷的对其产生了敬佩之意,尽管他有些褴褛灰苍。我们这里那种傲视外地人并视之为“老西子”的半岛属性,飞的无影无踪。可能本地人都有一种夜郎自大的排外情结,我在北京荣宝斋就享受了一次。我操一口山东话,向一快50岁的店员买几支笔,还未挑定,吃了一闭门羹:一看你,就是不会写字的样。北京腔里这“字”他说成了拖长的重儿化音“字儿”,我无言。出来后,我朋友说:你看,这就是他现在还是店员的缘由。我可能不止做个店员了,因为现在我那种本土优势已弱化殆尽了。与此情景相关的还有一件事,到北京出差,并顺便想看一下那里的生存状况与艺术状态,可到了那里后,我像一粒尘埃,便立马产生一种急遽逃离的念头,逃离之后,读初中的儿子说的一句话让我想了很久,他说:爸,这就像你第一次上台演戏,刚上台你就想下去。于是,又一影像跳了出来,六年前我教过的一个小学生,比我儿子小一岁,她父母于六年前拔腿离开乳山直达京城,在这次我见到他们后,倒不是他们做出了什么大事,而是他们呈现出来的那种状态,那种平和,那种怀抱未来的信心,让人记忆犹新,久久难以褪色。

  河南那老兄,前些日子又提一大包到我办公室,我又买了他两支毛笔,最后一支纯狼毫他要价高,我给价低,没买成,但我首次确认了精品纯狼毫的性能,王钟说:你以为纯狼毫笔硬啊?不对的,硬的那是加健的,狼毫笔写字干净。是的,要写十七帖、写二王小行书稿、写王铎小行书,有此笔自然意态盎然,否则,粘连拖沓,了无潇洒之气。

  没买就没买,也没当回事。我不大喜欢那种透露潇洒之气的书法,而潇洒之气多是年轻人的浮影,不够城府、儒雅。可昨天,当想做临摹操作时,器不利,事不善,我突然有点后悔。如果当时给河南那位老兄70元钱,这支笔就卖给我了,这笔值这么个价。于是,我还真有点想这位河南老兄了。

 

也耕/20090325草草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