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 一枚坚果  

2009-05-11 10:53:22|  分类: 资料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朋友石子写我的一篇文章,写的比较透,放在这里。我的回信如下——

石子:你好!

  文章写的挺透的,算是你看到了一个两面人的我。其实我这人,从外到内,都是因艺术而产生了质变的,如果不是因为艺术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了,环境造人。
  能够保持个性,在这个世界比登天都难,无论是艺术还是生活,我是因为艺术的个性寻觅而透显在外的也就是与大众不一样了,其实能够入世随俗的人才真是了不起,但从古到今所有的艺术家中没有一个人。大家的智慧是差不多的,用于一端便没有了另一端,要是真想做个真正的艺术家。
  关于我这人,就是最简单最普通的一个人,从那个角度都一样,也就定位在一教师的位置上,我没觉自己还应该有什么过高的生活要求,本身就是一草根。但在思维与艺术上我却桀骜不驯,并唯艺术是真,反正,这辈子我饿不死了,也毋须乞求他人。二十五年来也从未过多的奢求社会认识自己,都无所谓了,以前有时想起来觉得辛酸,现在都皮了,真之谓“无欲则刚”了,不过,杨林说过,“有欲则刚”也挺富有儒家精神的。

                         耿仁坚/20090504

 

 一枚坚果
                            ——解读书法家及诗人耿仁坚


   最初认识耿仁坚先生,是在一次硬笔书法培训班上。土,很老土——因为在从上到下打量他一遍后,竟然找不到一丁点的和艺术时尚有关的信息。难道这人仍然生活在20世纪80年代?
   在简单的几句闲谈中,我却窥到了那双眯缝着的眼睛里透出的挑剔、审视的目光。这信息让我足以相信在他的全部性格里,耿直、坚定、超自信占去了大部分。我不知道这种信息中有无形成其性格的元素,但我更相信这一切都是与生俱来的,而丰富的阅历只是起到了强化这种性格的作用。基于这第一印象,我也就不奇怪他教学用的那手漂亮的钢笔字是怎么练就的。至于其身土得掉渣渣的装束具体是什么颜色和款式,在事过几年后早已忘得一干二净,留在记忆中的只有那独特的眼神。
   若干年后,再度认识耿仁坚先生时,是一次谈话。谈话的内容大抵是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他面对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人,大谈当今教育的一些不良风气及对自家儿女的教育问题时,语气是那样激动而激愤,半个来小时的谈话,给我的整体印象是语言中那些最原始最粗俗的词语,使我很久不敢恭维他的太过生活化的话语方式,以至于在半个钟头里我不得不时刻陪着小心,唯恐哪句话说得不当而惹到了他谈话的亢奋点,激发出更澎湃的语言攻势。而不自觉得泛起遇到他的一印象,并把那身老土的行头与此之间划上等号。
   如果说,装束、语言只是一些表象的话,那我很想知道他所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理想中的耿仁坚?还是本真的耿仁坚?如果是的话理由又是什么?这些和其所钟爱的书法艺术就没有耳濡目染相互交融过?还是本来这二者之间就没有本质上的联系?这些问号在我的脑海里保留了许多年,我甚至在想,是不是我的审美出现了问题?是不是生活让自己变得太过世俗太过虚伪,以至于让自己偏离真实的生活太久而失去了对事物应有的判断能力?
   第三次认识耿仁坚,是在他的一次书法展及《历代书法家纵论》签名售书仪式上。去现场的路上我就在想,今天又将是一个怎样的形象示人呢?可是我关于他的所有的想象都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崩溃了:还是本色的那身装扮,并在那么多社会名流及各级领导的簇拥下,再次凸现了他的“农民气质”或者“草根特质”,我找不到合适的词来表述。在我认识他到现在的六七年里,竟然一点没有变化,所变化的只有其日趋成熟的书法作品。我不由得联想到他的名字“仁坚”,不就是一枚有着丑陋而坚硬外壳的坚果吗?一颗坚定执著的心,这颗心充满着对艺术的不倦地追求,并无时无刻不在小心地呵护它,一切和其所追求无关的世俗是非都不足以让其坚硬的壳开裂,都不足以动摇其的信心和决心,无论外面的世界怎样地变化,而他自管‘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走进书法展厅,我似乎闻到了久违的泥土的芳香,每一个字里都散发出清新的草须、芦根的味道。没有刻意地雕琢,没有华丽的装饰,灵秀中渗透出自然的生命力,笨拙中彰显质朴之美,在笔画的旋转迂回中流露出强烈的个性特点,观看每一个字,每一幅对联,都与世俗无关,字里行间没有污染,有的只是清澈的溪水哗哗流过,每一个字都象一株无名的小草在自然的环境下茁壮生长,无所谓美丑无所谓争奇斗艳,恬淡的心境充实着每一个崇尚自然的心灵。欣赏他的书法作品更像是误入了一个世外桃源,一切的一切与权利无关,与前途无关,与欲望无关,有关的只有其对书法艺术追求的精神流露。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我是一个并太明白书法的人,我只是把我看到的感受到的和我最喜欢的最美好的事物联系到一起,从而真切感受其中的美好。这也许就是他把自己的书法称之为“绿色书法”的含义所在吧。
  有人说他的书法有藤无骨,有叶无花,那我说在藤的缠绕中树起骨干坚硬,在花败时尽显叶的碧绿,不正是无欲则刚的最好体现吗?
  但是,真正认识耿仁坚先生,还是从他的新诗开始的。如果说从最初的外表到语言,以至书法都是一些外在的东西的话,那么,那些直接触及内心世界的文字该是了解一个完整个体的最好方式了。起码少了观者的主观臆断,多了一些对一个人真正内心世界的领悟。
  第一次踏进他的书法论坛,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甚至不能够相信此时此刻我的思维是否处于正常状态,这难道是一个不带脏字不说话不骂骂咧咧不开口的人的内心世界吗?在他的诗歌里找不到半点粗俗的影子,诗歌内外竟有如此大的区别的人在这个世界该不会独此一人吧。诗歌里充满了对生活的真实细腻的观察和描写,感情真挚淳朴,对周遭的人和事有着理性的思考。诗中的耿仁坚有血有肉,刚柔相济。更可贵的是,现实中的一切他都可以入的了诗,生活中的每个细节在他的眼里都充满诗意,卖糖葫芦的邻村的老头,年少时的伙伴的一声称呼,醉酒、抽烟都被他诗意地保存下来,叙说成诗。就是一次感冒也会让他诗兴大发,引发对自身与外界关系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哲性思考。
  我再度困惑了,哪一个才是真的?抛开所有外在的东西,他是一个极富浪漫情怀的懂得如何写作的人,而这种诗人的特质与其形象、话语风质格格不入,我该相信哪一个?其实让我相信哪一个对于我都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使自己的世俗观念欺骗了自己,因为在我看来无论外表的还是内在的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切,这些特点只能属于耿仁坚而不可能属于任何人。
  我决定认真地品读他的所有的文字,新诗、随笔、札记,当然还包括他的新书《历代书法家纵论》,我相信从那里才能显现真实。

 
石子2009.03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