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北京书协要换人了  

2009-06-06 01:55:08|  分类: 艺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

网络时代自有网络时代的利弊,据说北京书协要换上一个老干部挂印,网络就开始了这种目的于治病救人的声讨行动,我应邀写了这篇小文,算作我一个独立的艺术人所持有的立场。

现抄录于下。原帖请点击  http://bbs.shufa.cn/viewthread.php?tid=97648

 

三个要点:

一是,书法的经济价值(抑或有荣誉)与艺术价值不相称造成的辛苦了几十年的艺者们的伤感与愤怒,损伤了为艺者的初衷。

二是,此前二十年来,中国书协做出的巨大功劳所形成的,站的高者看的远,挂帅印者必有经天纬地之才,因而他们的作品艺术价值与经济价值乃至个人社会地位都被大家认可,从而导致了后来者的争夺,惯性的思维是只要是挂上帅印就是高才了。现在,帅印已被市侩抢走,因而触怒了跟随者,大家希望帅印归位。

三是,书协已完成了历史使命——单纯复兴技术的时代已经过去,必将寿终正寝,但大家怀想过去,并不希望这种情况来得过早,幻想着它能健康的活着,为了儿孙们。因而,艺者们伤感不已,这都为什么呢。

 

 

  看了网络,才知道即将发生的一件事,说是北京书协要换届了,也不知真假。问题的焦点是大家还把北京书协当回事,因而要换上一个不学无术的写老干部体的退休老干部当主席,心里觉得憋屈的慌。

  这也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中一脉相承的文人气节,那种纯正、公平、良知。唯恐艺术被玷污,更受不了那种小人物得志而叱喝一时的屈辱,所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为五斗米折腰”、“竖子不足与谋”等等那些美好的令后人称许的志节。这些正义的品质显性或隐性的维系了中国文化的发展演变,且必将延续下去。

  然而,几十年来,世界各种经济、文化思潮的倾注,激荡了中国固有的思想体系,追求经济利益的短平快成为现时段人们的思想指归,从而将中国传统的思想理念置于非常尴尬的境地。且不说贪官污吏的事,就说用于养怡精神、提高生活质量的书画作品也沦为用于获取经济利益的物质工具了,从而失却了其应有的精神价值,字画流通多是以能否赚钱获得经济利益为标矢,追求作品的经济价值成了当前语境下大多数人的根本。那些一味追求作品艺术价值的人则退隐江湖了——在短时间内作品要富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是根本不可以实现的。甚至有人会一句话把人塞个半死:谁能挣着钱,谁的作品就好。

  那么,显见的例子则是,当前体制下,削尖脑袋快速进入体制之中后,掌有各级书协帅印,作品便可越过艺术价值的拷问而一线飙升出其经济价值。这也是中国当前民众文化素质所决定的,是中国书画,尤其是中国书法进入纯艺术时代的结果。民众的书法思维停泊在既逝的那个晋唐时代的唯美思潮下,更对书法语言失去了感受力。恰为滥竽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那些背叛艺术的人,把书法做为一个图财的手段,岂能不使还没有背叛艺术的艺者伤感、愤怒?因为,公平的原则与规律是,艺术水准高才应有更高的经济价值。

  这种情节,除了几千年筛选下来的作品体现的艺术、经济价值所衡定的标准之外,此前的二十多年,中国书协做了很大的事,它领导中国书法走进了新时代。其功劳莫大焉,现在四十岁左右的人有目共睹。大家不忍心看着书协走入权、利的沟壑,希望它能继续带领艺者们进入一个更为光明的时代。实际就如同鸟儿羽翼丰满了还不想出窝差不多了,恋母情结。

  回顾继往的二十年,说是以刘正成、王镛等先生为首的执大纛者带领大家走入了新时代,是相对从49-80年代这三十年而言。三十年的封闭与艺术样板,使艺术之单纯的技术传承都成了问题。刘、王诸先生们的先锋之处是把握了时代脉络,以复兴书法技术为主要手段与目的,并最终接入清人拓辟的书法审美里程中。可以这样说,没有这二十年的技术锤炼与复兴,书法还走不到今天。随着技术的成熟,国家经济的复苏,利益自然而来,市侩们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书生们败下阵来,书法技术复兴的时代旋告结束。之后,王镛先生又搞了几次流行书风展,这几雷同于清军入关后那几支可怜的明之遗民的反清复明运动。缘于单纯的技术已不是书法发展的主题,这种单纯的技术拓展不能成为一种思潮,却正好成了一些看到书法还能是块肥肉的痞子们的攻击手段,为窃取既有的书法成果——即领导中国广大书法爱好者的必是艺术水平高人一筹的事实理念,给一名字为“丑书”,王先生后来还一“艺术书法”也不甘败于阵下。现在想来,诸多可叹之处,“丑书”是个什么内涵与外延?康有为的算不算丑书?站在井口与井底的小蛙理论天之大小,标准如何可以确定?是蛙错了还是井上人错了?“艺术书法”,这是最有才的一个词了,王镛的智囊团与学生们也太可叹可悲了,难道再没有好一点的词来回应小蛙之诘问?咋个书法还有艺术与非艺术之分?那书法与写字又是什么关系?难道书法等于写字?

  即使没人来争权利,技术复兴时代也该结束了,印刷术的高度发达、网络技术的超时空飞翔,古代大师、历史经典随时可唤至左右,那么书法所要考虑的就是以传统的书法语言表达当代的审美思潮的问题了,任何复制已毫无意义可言。至于书法语言的创新,那就等同于汉语言的创新,要变成字母文那就不是几千年的汉语言了。

  一个时代的结束,另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因为书法已经失去了个人权威性,当前语境下就很难有人会像过去二十年那样具有高人一筹的能力——大家都到达了一个超越单纯的技术的平台了。要是再有个人权威,会阻碍书法的发展,剩下来的,就是凭天资、才力追逐艺术大师的足迹了,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将会出现能够代表这个时代风尚的书家。

  权威的自然消失,书协也就没有了权威性与必要性。那么成为各级书协主席就沦为一种笑谈,我们还需要保卫书协吗?还用10年吗?真正明白点艺术的人有人挂主席、副主席的字吗?要是你想每天心情糟糕,你就在床头上面挂一幅他们的字。

  如今,书生们还沉浸在既往的梦境中,想找到一个类于CLUB性质的倾诉之处,当然是寄望于书协了,但它完成了它的使命,它要睡了。

  不过,我也真希望它能健康的活着,并祝福着它,毕竟有着二十年的情结在里面。

 

也耕/20090606

 

老干部写的老干部体字如下:(图片来源于网络)

北京书协要换人了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北京书协要换人了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北京书协要换人了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北京书协要换人了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北京书协要换人了 - 也耕 - 耿仁坚艺术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