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读几句书  

2011-06-24 23:32:14|  分类: 艺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有时候真的混乱,不知这场雨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是今年以来最透的一场雨。这本不是缺雨的一个地方,可今年事实就是如此。
  闲下来的时候,随便读了点书,也不是闲下来了,是零星的小时间。大块的时间用在了写字上,因为今年我的任务挺重。零散的读下来的是“胡适谈话录”,晚年胡适生活工作一些片言只语。我很早就知道胡适,但始终不了解胡适,即便到现在也一样。但我素信他是伟大的学问家。早年学习写诗时看了几篇他的《尝试集》,即不屑一顾,那个时候的东西不值得作为范本。后来到江西婺源匆匆一行,得谒考川明经胡始祖昌翼公墓,知有胡雪岩、胡适等大人物皆系此脉,并据其考证,此乃皇脉所在,“我考川胡氏,自唐季世居县之西北三十里,本曰胡村。始祖十七府君者,讳昌翼,字宏远,实唐昭宗子也,”(《婺源昌志》、《考川明经胡氏宗谱》记载)并延续到当朝当代。我由是的生敬佩之心,随行叩拜,羡慕于知识与能量,且更认为,有一个无形的宇宙之手,安排下大千世界。传胡氏是避祸乱而隐姓埋名,平易乡间,而其天资不灭,几世更叠以来,得出才人儒士商贾高官。
  观胡适晚年言行,开始就一个感觉,他的书没法读,一是他博闻强记,二是他恪勤朝夕。而现在的时代与环境及个人禀赋已差之千里,永不可及。另一方面,这种博大的学问真正用于个人身上能有多少?把自己搞成一台电脑有何意义?我的浅薄大致若此。
  随着读书页数的增加,他的一些思想开始跳了出来,并使我与之共鸣。
  胡先生说,康奈尔大学的史学教授伯尔先生曾与他谈了一天的话,一直没有忘记,其中有句经典的话是:我年纪越大,越觉得容忍比自由还重要。儒家思想体系当中,此类的信息肯定是有的,因为我的行事准则之中,即授之于父母,父母授之于先人的(就是儒家几千年的教化精神)这些信息。但觉得这样的方式再重新进入我的头脑之中,有种耳提面命之感,因为,先人的教诲有时候并不能做到,或说浮躁的社会使人忘记有些准则。
  吃水果,吃到了木瓜,胡先生对《诗经》里“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之木瓜,先生疑问——是不是我们吃的就是《诗经》中的苦瓜,而后为此考证一番——《诗经》中这种木瓜是很小的,所以说“投”,一定不是很大的。如此治学,又让人望而却步。
  谈到小学教育与体罚问题,则令我很感兴趣,,他讲了培养丘吉尔等英国名人的贵族学校中有种体罚学生的“桦杖”,用其体罚过学生后,家长还要来缴费。中国古代教育中不是也有很多体罚存在吗?罚跪孔子,这是最轻的了。而延续的竹板拍手掌, 我小时候领教过。如今教育,不准教师体罚学生,这不是天方夜谭吗?那么现在的监狱就没有必要存在了,成年人都无法完全靠教育来改变的,何况自制力很差的小学生。教育及家长在走向一个怪圈。
  至于其更正或让我确立认知信心的亦有不少。譬如,学古文当学汉以前的,因为那是真正的其时代的白话,而后的是假古文,因为语言语音的变迁,导致文法句法的差别,这也是韩愈、柳宗元古文运动的目的。我向读古文,多读唐以后的,看来谬之久矣。当今书法亦是如此,最易进入书者视野的,多是唐宋之后的书家,一是墨迹多,二是视觉强烈。这就如,我们看到那一片树林子中长的怪诞、弯曲不修的那一颗树,最易进入眼球,实际它无法为用,拿它做不成任何可用的材料。顶多做为一个个性的展示方式方法。
  关于新诗,胡先生的一句话很有意思。“大部分的抽象派或印象派的诗或画,都是自欺欺人的东西。你们的诗,我胡适之看不懂,那么给谁看得懂?”由此,我们可以深入思考一下当代汉语诗的新生过程与发展走向。但昨天,我一个也写点字的同学问我,“你说把书法回归到书写上来,我不懂?”我便略作解释,就是回归到自然,如同我们现在的衣食住行追求一样,总得自然舒适为好。又问我“书法总得有体吧?”我说:“真正的书法从古代到现在,都没有体,都是自己的东西,后人称作××体了。”其问到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书法是为大众服务的吧?”我说:“真正的书法艺术是上层建筑,给一个锄地的农夫谈原子弹技术,那是一种狂大的理想。”这些东西永远无法解释清楚,原因是任何东西都是存在的一个特有的层面。关于春耕夏播,我父亲比我专业多了。
  随着这本书的进一步阅读,我想当有更多我可获得的东西。然而,目前使我深深坚定的一个信念就是,书法与古代文化的无穷堆砌不是一回事,或说书法与做古典学问不是一回事。书法更多的时候,是生活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段,与音乐、诗歌、小说、电影基本等同观。书法需要孳生它的古典文化支撑、熏陶,古典文化不是作用于书法本身,而是对书写者的思想、性格进行锻造,使其对古典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消化,而后以书法来诠释其自身。那么,是否可通过别的途径来完成这种人性的锻造,当然是肯定的,但目前尚无此特例。当前书法者那种“玄富”者,也不少,诸如写几句古诗、几句古文来标示古典文化修养如何如何,以及用表面的“字外功”来标示自己的综合素养的,也不少见。其实,无论什么途径无论什么方法,把心灵陶冶成适合书法艺术的表现是根本,在书法表现上,与古典文化无关。书法是一种语言符号。那么,偶尔的一些民间书工书写的感人的一块石刻、一片小纸,就如同那些天生嗓子适合唱歌的村夫市民一样,他就具有那种天生的书写符号。真正的夹杂人生关怀的书法,其表现必须符合约定俗成的哲学、社会规范,它是一种历代人来共同标准的一种物质。
  因而,我更相信,做书法的表现者,无须如胡适先生那样的深入,否则成不了真正的书家,书法更重要的是才情与天资。才情来源于几千年历史,古今中外文化对个人的作用。
   
             
                               耿仁坚
                            2011年6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5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