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本虹的传承  

2012-11-24 22:56:52|  分类: 艺术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约20年前,就熟知长相敦厚的本虹。那年他25岁,我27岁,他在本地的小城文化馆搞了个书法展,正草隶篆皆能,还知道他给自己起了个号:堕崮山人。参观的人不多。但对我震撼不小,一是在这样的年龄就有胆气、有能力举办个展;二是他想把书法当回事。其时,他主要是学绘画的。
  此后,我在小城中一待二十多年,便风听着他的风雨里程,刻苦求学、诣京进修,奔走煮艺,欣羡之余,尚不以为然。因为就艺术本身而言,其艺术境界高低亦需要机运,合适的天、合适的人、合适的个人秉赋。
  直到有一天,本虹应本地一位朋友的邀约,我得有机会与其一室品茗对艺,观其书写状态,我知道了,他的画名绝非空穴来风!
  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发展,形成了独特的体系。凡事皆有秩序,脱离了其矩镬,便会成为异端邪说,譬如京剧、书法。革命现代京剧,你可以欣赏其在特定历史时段的美感,但它终究没能成为传统京剧的新的里程碑。因其除了个性之外没有传统京剧那么完备与内涵。肇于二战后日本的甚至西方现代派的现代书法,在八十年代末泊来中国后,除了在人们眼前闪亮了一瞬,便再也难以如经典书法一样来传承中国文化哲学精神。这是因为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发展,使每一文化领域皆已达到了很高甚至巅峰状态。任何脱离其基因的创新,因其缺乏完备性、独立性皆会被排斥。就中国绘画而言,宋元已达写意之巅,明清则对其某一局点进行夸张,率情而产生风格的变异,由是出现了一批颇有面貌但极具传统绘画基因的画者。
  至近现代,齐白石、黄宾虹两位高手的出现,将中国绘画的写意精神更加地道的进行传承,他们诗书画皆达一流。
  不容回避的一个事实是,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缘于西方生产力的先进,西方现代文明,伴随着坚枪利炮潮水一般弥漫到中国大地,于是革新思想、发展生产力就从打倒传统,改良现实为肇始。如果说白话文的全面推行可接轨于西方而免除诟病,那么汉字的简化推行,那也是五四以来一代英雄们的集体心结,但对中国文化的脉络传承却难辞其咎。我们再来看八十年代的再一次新文化运动。这一次思想变革实则是接续了中断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思潮,它已经不再象五四决裂传统那么的艰辛与困难,而是直接驶入快车道。到今天,我们慨叹80后、90后、00后身上传统精神的失落就不足为怪。然而,西方文化精神在取得新艳之后,却难以诠释中国几千年的文明,更无从轻松表述,因而,我们想到了传统,想到了儒家,想到了失落的经典,以天人合一始于生存而不适于战斗的中华文明。整个时代,甚至比任何时候更渴望于传统文明。
  具体到绘画上来,自五四以来,生产力的高速发展,社会分工的极度细化,使绘画与书法基本分开,西画的表述方式,画面风格不但影响了中国式的西画,也深深的影响了以毛笔作为创作工具的中国绘画。所谓的国画,已无暇于线条的锤炼、表述,而以视觉冲击力、画面应激性为主要目标,中国画的那种含蓄、绵远、气韵已很难见到。然而中国画的创作材料,注定了无法表述西方绘画材料所能表述的力度、亮度、厚度,辄使中国画既无法表达西画的鲜明与强烈又失去中国绘画材料所能表达的轻灵、含蓄、高远境界。由是,我们看到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画尽管从者如众,但还是山河日下。
  邹氏本虹兄,与众多的画者一样,同样厕身其中,在追逐了各种思潮过足瘾之后,毅然头脑清醒,确令人刮目视之。他深刻明白,中国画之精髓在笔墨,他不会相信那句“笔墨等于零”的噱头,而戮力于线条的锤炼,以丰富的线条符号传情写意。他恪守中国绘画的内在规律,化大气力于书法。从追寻当代书法名公开始,然后直达近代谢无量、黄宾虹诸名家,进而精心于晋魏南北朝碑版石刻。期望从中搜寻到适合自己的绘画线条语言。
  聪明源于智慧,愚笨源自性情。本虹的聪明在于他会于不同的时段不同的笔墨能力而选择不同的经典人物学习。他沉醉黄宾虹,使其获得了足够的写意精神与线条能力,并成为其立身之本,他执着于八大,则使其获足了空灵与蕴籍,二者相融使其绘画产生新的机杼。初观本虹,辄见其朴厚之态,他却聪明的将此种性情移于艺事之中,他拒绝了时尚新艳的画法,而于经典大家采取愚笨的学习方法,每每面对一张、一家都会深深的楔入其中,必得而后归。
  面对森严广博的传统,大谈创新已成为十几年来人们的口头禅了,然而各种所谓的标新立异皆以无根之木而枯萎,那么,关于传统到底把握了多少?创新不是一代人两代人的事,他是一个过程。时下,不仅在时下,能把握经典传承经典的人,才能远行。我羡慕于本虹兄的绘写状态,清几淡茗,信笔由缰,亦或时而风雨,以将自己性情寓于画面之中。这不是中国绘画的精要所在吗?
                           
耿仁坚
2012年10月29日晚
 

 

附:邹本虹先生及其画作

本虹的传承 - 義銘 - 耿仁坚博客
 

 

本虹的传承 - 義銘 - 耿仁坚博客
 

 

本虹的传承 - 義銘 - 耿仁坚博客
 

 

本虹的传承 - 義銘 - 耿仁坚博客
 

 

本虹的传承 - 義銘 - 耿仁坚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