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的梦  

2006-04-19 05:52:15|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岁已是梦想成真的时候,而四十岁还在编织着一个梦,总让人感到一种沧桑的气味。
现实就是如些,当我从二十岁时开始编梦,历经二十年,无论风雨,越过平俗与无聊,在艺术上达到曾经期望的高度后,却发现,一切远非如此简单,就象一朵花,假如开在幽僻的山谷,就如同未曾开放一样,远未给人带来美丽,也就是说人世的价值没有得到呈现。
生产力在近百年的飞速发展,将社会分工细化到了小数点后,因而中国古典艺术所存在的环境已不复存在,专业的与通俗的难以找到品位的平衡点,一首歌可以瞬间进入千家万户,而一帧书法艺术品则永远没有可能。
当艺术受佐于政治与权力,艺术给百性所带来的欺骗性甚于假药,尽管大浪淘沙之后,真金得以呈现,可那已是艺术家作古几百年之后的事,政治不为历史负责。政治象不关心乞讨的街头小人物一样,它没必要对真正的艺术家作责任于历史的关心。典型的如凡高。
人生四十而不惑,不知孔老人家是如何解释的,四十而一梦,真是两把辛酸,一道希望,或许这是为艺术家而存在的。
四十的梦 - 一瓢 - Calligraphy 四十的梦 - 一瓢 - Calligraphy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