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耿仁坚艺术空间

http://shufa.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耿仁堅(也耕,大覺居士),1967生於山東乳山,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北京大學訪問學者,山東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出版理論專著書《歷代書法家縱論》,詩文集《耿仁堅詩文集》,書法集《一墨堅守》、《耿仁堅書法》。

网易考拉推荐

上山  

2009-07-08 21:24:42|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儿子从山庄回来后,儿子说我:“那也叫山呀?!”

  “这是这们这儿一直延续的说法,即离开家到山野里去,叫‘上山’。”我便与他解释道,“你爷常这样说,‘上山锄地去’。”

  儿子九年级中考结束了,我也得解放似的轻松了许多,又可以在外与朋友胡吹乱侃一番,即使回家晚点也无大碍。而这段时间,儿子也彻底放松了心性,一个事——玩电脑——玩游戏。然而,他神玩了几天之后,我的心事又添了一点,这每天七八个小时的雕塑式的坐姿会不会使其视力更下降呢?以至于整个假期下来后野性难收?

  盼望儿子长大,正如梦想自己年龄不再增长一样的殷切,期冀他能健康的成长,期冀他自己能有更宽广的空间获得知识与能量。

  他的成长,常常修饰我的教育方案,甚至改变,这就给我带来了许多烦恼,那么,成长的烦恼更多的是指向了父母?

  儿子厌恶那死心塌地的读书,他的读书态度应该是吊儿郎当的,而其自己却觉得应该,于是,交锋总是难免,胜败却彼此难分。昨天,总算是协商好了——领他到朋友树茂山庄去看看。

  树茂是我的文化圈中的朋友,在夏村开一书屋,好读书,且兴趣爱好与我大抵相投,闲下来时我便常到他书店蹔一圈,聊点艺术、文化及时态等乱七八糟的事。乳山文化圈太小,真正读书的人也不多,所以彼此能谈到一块的人更少。前一年,他跑到山里去租了几十亩地,开始了他的务农生涯。看似有点唐突,实际与他一向的心性所指一脉相承,他也是那种愿意生活在自然桃源式氛围下的人。搞百十亩地,盖七八间房子,备一画案子,储几架图书于山上,于土地之上有所经济收入,于精神上亦有营养思想的一方佳苑,岂不得而乐乎?

  说是山庄,实际是初具规模,即是圈下的一大片平整的土地,栽植绿色蔬菜。一条小河自北向东向南绕山庄大半个圈而流远,河边杨树郁郁葱葱,但有点乱,却正是那种自然状态所具备的品格——若是绿树成行则总会有人为的雕饰而大煞风景。庄中老夫子与我讲河中尚有绿皮蛤、白皮精密蚬子,却更显难得。因为这是一些对水质、环境要求极为严苛的贝类,小时候,我家的河没被城市下泄的污水污染的时候,我与我的儿时伙伴们常常逃学洗澡抓鱼摸蛤,摸的也就是这几种蛤。而今,在这里又得遇见,着实引起了我不少的兴致。捧起小河流中的淤泥,我闻到了那种曾经的腥味——是一种非常殷实的感觉。

  庄中田地纵横有矩,沟渠也未经过削挖,茅草从水沟中长得很茂密,偶而出现一个大一点的水湾,是用于抽水灌溉园中植物的,小湾边可见大小不一的田螺。田螺先前并不是能吃的,因为是海边,大家从来是不吃的,说是“脏”——所谓有寄生虫什么的,我自小就没见过长辈人吃过。可近几年来,南北、中西各种文化的频繁交流,什么可吃的不可吃的都改变了定义,小时候差点把我撑死的地瓜、粑粑早已是宾桌上的佳肴美食,当初为之奋斗的白米、馒头却成了最平常的食物。母亲的一句话让我记忆尤深:“什么时候能天天吃大米?!”曾经晒干了喂家禽的海星也以尊贵的身份列于餐桌之上,更有那日韩人吃生猛海鲜的习惯也被泊来中国,田螺可以食用也就不足为怪了。说起水沟中的生物,众合基地的的老于甚至说这两侧纵横的水沟中有许多黑鳝。不知他说话是否夸张,他讲起葱苗的管理倒是令人信服,但说庄中这十三亩葱苗是全威海最壮观的景色我却将信将疑。

  庄中所种庄稼不多,主要是大姜、土豆,换季后栽大葱。庄园边上垦开一些荒蔓,栽植点黄瓜、西红柿、茄子、芸豆等家常菜,有朋友来时,即可采摘些做菜肴,新鲜、绿色,真正的原生态。

  “今年天气不好。”庄中老妇人说,“土豆有点减产不说,我抓的小鹅、小鸡丢了不少,一冷一热的。”老妇人鸡鹅鸭狗猫的都养着,几只小鹅乘主人不备之时,逃到河里顺水戏玩迷路了好几次,多亏庄中老丈腿脚灵便找回来,可还是没有圈养,任其步屦蹒跚横步田径小路,甚至不避来人。庄中原有一个大狗,一次肠胃炎病死了,新养了一条泥黄色的小狗,伶俐乖巧,大家闲下来时,它也闲下来,从呢龙袋中咬出一个土豆啃起来,啃半天也没啃下一点来,便又去逗小鸡,刚逗一会,见主人一来撒跑便跑——因为它曾玩死两个小鸡并被主人痛打一番了。

  山庄经营两三年了,已初具规模,庄主树茂盖起了八间平房——为一间伙房、两间书屋兼办公室、三间库房、二间书画室,大体功能若此。树茂还有其未来的蓝图亦正在筹划中,如注册绿色果蔬商标、成立农业合作社等。因而,庄中除了生意上的朋友外,也时常来过颖异之士,为逃离干裂的城市而暂寻一方憩息之地。这似乎已吻合了庄主的初衷——那种渗透着文人气息的田园生活。

  我与儿子匆匆来过,又匆匆走开。正是细雨绸缪,清新而宜人。我与儿子说:“明天,你来跟这里的农夫伯叔一同劳动如何?”“OK,没问题。”儿子似乎不屑一是的回答,他没感觉到那将是一种辛苦与单调的考验。这事就这么定了。

 

                        也耕/20090629

 

相关连接: 儿子被逼写的同题文章 《上山》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